入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前全是一片摇晃的晕红,看不清事物,只感觉天旋地转,芸芸口干舌燥地瘫在床上,身体跟火烧一样。
    她想起不久前部门团建,老板也来了。大家一起喝酒,她是新人,无法推拒,只能一股脑全喝下去了。迷迷糊糊中老板扶着她,说要带她上楼休息……
    迷蒙的视线里出现了个人影,一向斯文的老板脸上挂着陌生的猥琐笑容,朝她扑来。
    芸芸拼尽全力挣扎,药效和男女力量悬殊让她仿若螳臂当车一般。
    衣服撕扯中,男人恶心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芸芸默默流着泪,像个破布娃娃,眼神空洞地望向窗外。
    漆黑的夜色寂静无声,张牙舞爪的树木枝桠黑黢黢的,不知隐藏着多少魑魅魍魉。
    ——
    “卡!好,这场戏过了!”
    周玲玲一声令下,周围的人仿佛溺水后刚从水面浮出猛地呼吸。
    这是戏里的强暴戏,虽然是借位也没露肉,主要还是眼神和表情戏,但还是清了场。
    陈泰来深深呼吸,慢吞吞坐起身,助理赶紧拿水过来,给她整理了下衣服。
    “泰来,很棒呀,演得真好!”周玲玲不吝赞叹道,几乎把爱心比在了脸上。
    女孩漠然点了点头,她也没在意,最近陈泰来揣摩角色很入戏,在片场都是这种状态。
    老板演员站在一边,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刚才打疼你没?不好意思啊。”戏里有个扇巴掌的动作。
    陈泰来抬起眼,凉飕飕看他一眼,没出声。
    第二人格性格抑郁,戏份还比较多,她最近忍不住在戏外流露出对角色的厌恶。
    老板演员有时候也能感觉到,她看他的眼神阴森森的,恨之入骨,让他发毛。
    半晌,陈泰来回过神,苦恼地揉了把脸,“抱歉老师,我刚才还没出戏。”
    这位比她早出道几年,演的都是正派角色,不火但演技很好,为了转型才来尝试这种反派渣角色。
    “哈哈哈没事,我以前也经常这样。”老板演员大度地给她分享了一些小技巧。
    考虑到给陈泰来一些时间缓冲,周玲玲提早结束。主要是秦总这位金主爸爸拨款充裕,她深刻领会了其中含义,拍戏时间并不紧张。
    秦兆出差了,陈泰来就没有回家,想去溯野喝点酒放松一下。
    这种私人高档会所不会有粉丝或狗仔,秦兆也打过招呼,她还是很放心的,给助理也放假了。
    不过她只是点了杯鸡尾酒,坐在吧台卡座听听歌。白天溯野就像清吧,比较冷清,驻唱的都是柔和轻松的歌曲。
    正在走神时,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小公主高傲的声音响起来:“哟,秦兆没陪你呀?”
    上次出师未捷,还被正主抓了个正着,沉乔莹不甘又生气。这次和小姐妹来玩,她一眼就看见陈泰来孤零零坐在这里,立刻撇开姐妹过来找茬了。
    陈泰来没心情搭理她,抿了口酒。
    这副死样子和秦兆懒洋洋的嚣张样简直一模一样,沉乔莹竭力咽下这口气。
    她就不信了,向妈妈讨教了这么多对付坏女人的方法,她不信没有用武之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