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舌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不正常了。杨悠悠几经胆寒,已经快要不知道该怎样才能与他进行有效沟通。什么道德法纪,人伦纲常,在他眼里都没有性欲来的重要。他也并没有真的很在乎她验伤报警的事,但凡他有一点在意,也不会这么快速的又一次实施犯罪,还是只针对她一个人的。开出的条件像寻找理由的借口一样经不起推敲,他是不是还有什么更能制胜的底牌?
    杨悠悠不得不朝着更加阴暗的一面去猜测,因为相对于一个破罐子破摔的低级犯罪者,一个掌握着部分权力的犯罪者显然更符合他现在的表现,也绝对更加难缠。
    他越是这样有恃无恐,她就越是胆战心惊。
    突然,展赢哈着热气放过了被他舔弄的不停翕动的小穴,转而朝着上头那颗鼓胀起来的小肉豆轻轻一嘬,杨悠悠的身子立刻绷弹颤栗,纤细莹白的腰肢扭摆出一道诱人的弧线,朦朦胧胧的乱了展赢的心。
    “我要把你的小屄全吃了。”一声暗哑的仿佛在撕扯黑夜的声线让杨悠悠瞬间绷紧了全部的神经。
    恐惧像一张带着倒刺的网紧紧勒住了她。眼眸在夜色里晃出不甘的水痕,紧紧咬住的唇瓣颤抖着不肯泄出一点儿声音。这个世界没人能救她,除了她自己。
    展赢埋下了头,最先对准的就是那颗招摇着诱惑他的小阴蒂,双唇抿住小小的一颗,夹弄研磨嘬舔亲吮,杨悠悠拼命压抑了声音却压抑不住不停哆嗦身体,她的呼吸颤的厉害,在他越来越失控的亲啯下,她的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重。
    “以后你的小骚屄只能给我舔,要是让我知道你再露给别人,就算对方是女医生,我也也不会放过你。”展赢的双手大力托住她的臀瓣,抬起她的屁股把整根舌头都挤压到了她的私处上,粗糙的舌苔把嫩肉碾得发麻,越来越多的骚水被刺激出来,可不等滑下就被他吸进嘴里,唇与舌连番在几点脆弱的地方大肆侵略,就连喷洒的呼吸都是无尽的狂热燎灼。
    这不该的强奸犯说的话。杨悠悠的脑子里闪过一丝理智,可当她想要去抓住深究时,男人却猛然将她的小阴蒂吸得更紧了,带着痛感的尖麻让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颗小东西被他嘬变了形,他大力吮揪着,舌尖挤在上头抵死碾揉。
    杨悠悠开始哆嗦,被男人放弃不碰的小穴不停抽动,她禁不住绞紧双腿,被他抬高的小屁股都陷入不可控的情潮里绷得紧实。刹那间,蚀骨的快感化作一道道电流不间断的侵蚀着她的身体,她知道自己又要高潮了。
    放开……放开——!她猛地一颤,小骚穴也骤然绞紧,突然‘啵’的一声脆响,被男人死死嘬住的小阴蒂挣脱了束缚,而与此同时,她的眼前也突然蹿开一片耀目的白光,炸开了她的脑海也炸麻了她的身体,激烈四散的酸戾顶得她两眼翻白,泪水涎液一齐流下,纵使想要抗拒挣扎,却瞬间没了力气。
    被男人唇舌虐玩的红肿发胀的小阴蒂圆鼓鼓的向上挺着,因为高潮太过刺激而促使它一边哆嗦一边翘动!
    “啊……啊啊……呜……”高潮在脱离了男人的掌控下依然持续疯蹿,杨悠悠找不见跑丢的神智,颤抖的浪叫声里被哭腔浸透了,娇细磨人的嗓音让展赢为之疯狂。
    他箍紧了她的肉臀,沉吸口气不等吐出就狂猛的把长舌使劲儿顶进痉挛的小骚穴里胡乱翻搅插戳,舌尖旋转碾磨,不过是几圈之后,就让女人哭叫着喷出一股他期待已久的阴精。
    “呜……不要舔了……啊啊……放开我……呜呜……不行……求求你……啊……不要……”不停痉挛高潮的身体在越发尖利的酸麻里挣动起来,杨悠悠无法思考,她只知道这个感觉太可怕了,她一定会死在里面。
    可无论她如何挣扎哭叫,腿心如何缩绞绷紧,眼中又甩落多少泪珠,都阻止不了展赢的狂舔狠嘬,淫合之处全是粘稠水液混搅啧咂的糜乱声音。
    展赢记住了能让她欲仙欲死的感觉,贪索无度的张着嘴大口咽下她喷射出了每一滴甜腻的淫水骚精,可怜那娇嫩的阴蒂跟蜜穴还不曾从前一刻的高潮里跌落就被他强硬的再次送上巅峰,反反复复直到杨悠悠被一连串的高潮弄得凌乱破碎。
    好痒,好麻,不要再嘬了……要掉了……又是一阵尖锐的极乐从她的阴蒂上传来,杨悠悠已经连哭求的力气都没有了,弱气的嘴唇张了又张,却除了抽泣其他的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泪珠断了线似的滴落,在她猛烈的颤抖中没入散落的黑发里,洇润不见。
    舌头被缩绞的小穴夹得发麻,满嘴都是杨悠悠的香甜骚味,展赢的眼前也隐隐闪起白光,没人碰触的隆鼓裤裆胀得快要破开,要射了……托抱女人屁股的大手突然松开,然后又急又快的狠狠掐住肉棒根部,闷声低喘着拼命压制快要缴械的射精感。
    他的精水,每一滴都要射在她的小屄里!展赢的偏执早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哪怕他自己并不觉得。
    令人疯魔的快感终于得了机会可以消落,随着冰冷的感觉由她的脚趾蔓延向上,杨悠悠的心态有了崩溃的迹象。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就能在一个强奸犯的手里被他玩弄的不断高潮?她怎么能这么自甘堕落又下贱?
    这不是她,不是她!不是——不是……
    她被无尽的不甘压垮,圆瞠的眸子里滚落出大滴大滴的泪珠,隐忍不下的哽咽让此刻的杨悠悠破碎的像一具再也拼凑不好的洋娃娃。
    为什么?为什么要是她?她做错了什么?非要被这样伤害?
    泪水的苦涩味道冲淡了情欲的黏着,展赢回过神,有些迟疑的伏到杨悠悠的身上,掌心摸上她的脸。
    杨悠悠一动不动,消极的做着最后抵抗。
    “你哭了。”他在她满是泪珠的眼眸上吮了一口,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杨悠悠的哀伤,可他从始至终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和做错了事的歉意。
    杨悠悠全无反应,除了眼中的泪珠还在不停的向外掉。
    展赢仍然不看气氛,伸着舌头就去舔吮她的眼泪,哪怕到了后来泪水来不及分泌他还是没有停下,贪婪的,好像是个吸食了毒品的致幻者——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