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28-他的x眼睛x会变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喜欢的人在完全不擅长的领域里血虐怎么办?
    换个自己擅长的领域虐回去不失为一种平衡心理的办法。
    虽说如此,在酷拉皮卡主动要求的比试后见到他脱力地拄着木刀平复呼吸时,她并没感觉到松快。
    ——他看上去实在太糟糕了。
    通常情况下,发现自己不如想象中武力强横,无法接受的人,大多会否认事实、恼羞成怒,或者避而不谈。而酷拉皮卡更像是遗弃所有行囊只为攀上绝壁的登山者,历尽艰辛站在顶峰,却发现自己正被更多未曾想象的入云迭嶂环绕着,脚下不过是另一个谷底那样绝望不甘。
    当然他很快就振作起来,试图在和她的交手练习中变得更强,即使完全看不到取胜的希望。高压下他的确在惊人地进步,只是人类再强,也不可能强过经受改造试验、还在身体里植入了叁分之二本体质量纳米仿生细胞的实验体。
    她尽量不放水,将水平保持在他能勉强招架的上限,只有让酷拉皮卡习惯面对真实杀气还有实力差距带来的劣势,才能在实战中稳定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万一他落单时不小心遇上其他的强者又毫无反抗余地她才要哭呢。她的人类形态在实验体同类里不算最强,酷拉皮卡还应付得非常吃力,她诡异地能明白他看着目不识丁的自己时有多担心了。
    没有留手的后果诡异地形成了平衡,背完书酷拉皮卡要扶着大脑嗡嗡作响的她去吃午饭,打完架她要扶着大汗淋漓的他去洗澡。
    如果他允许她也一起就更好了……而不是把她赶出来兀自眼馋。
    她身体里的能量稀少到连植入体都无法驱动了,简直饿得两眼发绿。晚上偷亲没有两口就被酷拉皮卡发现,他用非常失望的眼神盯着她,让她再也没胆子下嘴。而溜出去夜游这个选项在两人共同睡在床上的情况下困难重重,她能让他陷入深睡眠,但她想离开时他总会醒,她怀疑是长期噩梦导致的。
    难道和酷拉皮卡一起睡是自掘坟墓的选择吗?在她想象中,睡到一起应该就快吃饭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百思不得其解地揪掉菜杆上枯烂的菜叶,将择好的菜扔进手边的沥水篮。原本她帮着做家务还能得到瑟斯夫人的抱抱,但酷拉皮卡看到时又会显得不太高兴,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充临时电,而且他既然在意她找别人怎么又不给她亲……她不懂啊!
    强烈谴责失职搭档.jpg
    拣起一根新的菜,她突然感觉到强大能量源的靠近,就在旅馆外。没有快饿死的人能拒绝递到嘴边的食物,即使那在平时只是一道可有可无的水煮菜。
    推门进来的男人单论长相是擦肩而过也不会注意到的类型,值得瞩目的是他身周溢散的某种生命能量,她从未见过,与武器病毒相似,但不是病毒。并且他行走的姿态、观察室内环境的眼神,还有神态中笃信自身力量的高傲与狠厉,都让她觉得很亲切。
    这不就像她从前的部分领导,甚至是要干掉的目标吗?
    不熟悉的日常中终于出现了熟悉的影子。而且她明白,只要自己死死捂住感染者的马甲,想和这种人来场临时充电完全不难——他们通常是不会收敛欲-望的人。
    就决定是你了,白票充电宝!
    注意到她毫不掩饰视线的男人看过来,两相对视,她眨眨眼,状似发现自己的刚刚的注目不够合体,羞涩地低下头去。扔下择了一半的菜,她跑去后院找老板娘来接待客人,有意让自己的背影看上去有些慌张。
    来吧,把她当做唾手可得的猎物、能够轻易吞下的饵食,落入陷阱的代价是饱含能量的体-液与血液,面对没有击杀必要的平民她只会取到濒死之前的分量,留出救助时间。当然,如果他反击,则会触发自卫条例走向她可以敞开吃的结局,请务必反抗。
    毫无人性地怀着即将填饱肚子的喜悦,她和正牌搭档还有充电宝在旅馆的餐桌上共享同一顿晚餐。选择了以退为进路线,只顾埋头进食也不奇怪。酷拉皮卡教导她不可与别人分食自己盘中的菜肴,所以大家各吃各的,期间充电宝先生打量她的次数不少。
    有戏。今晚可以做了他。
    “泽比先生,晚饭还合您的口味吗?”
    五个人不发一言地围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氛围太奇怪了,瑟斯夫人笑着问了一句。
    “很美味。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小城市里也能有这样鲜美的食物,不比我在帝国宫殿里品尝到的差。”
    说话时,他直白地盯着六号。
    “了不得,您出身王族?”
    “只是有一些联系与合作,”他笑容自得,“某个帝国的王子是我的老主顾之一。”
    想要炫耀和示威的对象都没理他,只有老板娘适时地捧了下场。泽比看上去并不在意,转而问起想要的情报。
    “听说这里有一个定期开放的拍卖集市,具体地点是在这附近吧?”
    他说了一个街道的名字,老板娘惊讶道:“它在两天前就关闭了,下次开放是一个月后,您错过了。”
    “没关系,时间正好。”泽比回答。
    用餐接近尾声时,他忍不住对六号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对他微微一笑,却并不回答。他懒得分去注意的金发小白脸放下餐具转身离开,她像是找到离席的理由,立刻跟上楼。老板娘接过话头,“不好意思,这孩子不会说话,我们家教也宽松,行为有时候不太礼貌,麻烦您多担待……”
    她直接将来路不明的六号划成自己的孩子,希望这位不好惹的住客放弃对她的兴趣。
    “……当然。”
    泽比放肆地盯着她上台阶时裙摆间的小腿,与抬手时起伏的肩背曲线,年少女性的身躯线条紧致富有活力,步伐轻巧,如同灵敏的雌鹿,还有她的眼睛……他喜欢那样警惕且野性未褪的眼神。
    令他想到自己过往那数不胜数的战利品。她会是那之中值得回味的一个。
    “换作我也不会舍得去管教她。”康斯登在古怪的气氛中说,随手将盘中肉排连骨切碎。
    想不到这无趣的乡下也能碰见中意的女人,工作的空闲也许能找点乐子。
    “麻布白裙子很衬您女儿,先生。她非常美丽。她今年多大了?您为她找好丈夫人选了吗?”
    跳过身为女性的老板娘,他直接去问她的丈夫。
    “她刚刚十八,我们本不打算将她许配给任何人……她不会照顾自己,我不放心。”瑟斯先生谨慎地说,“但是她很喜欢刚刚那位少年,我希望她能开心。”
    面对这样算得上婉拒的回答,泽比没有再追问,吃完午饭后就出门去了。
    “泽比先生的房间就安排在一楼吧。”没了客人,瑟斯夫人脸色不渝道。她丈夫点点头。
    她不喜欢这个男人看六号的眼神。说难听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情,仿佛看着一盘肉。
    下午,六号在房间里写酷拉皮卡留的作业,而他要赶着看完借的书。因为充电有望,她一改拖延的恶习,尽量快的默写完任务量,在睡前给酷拉皮卡检查。
    “你今天心情很好吗?”他开着床头灯检阅她歪歪扭扭的字,突兀地问。
    她刚洗完澡,正舒服地隔着被子趴在酷拉皮卡腿上用毛巾将头发揉得乱糟糟,闻言自下至上地抬眼,对靠坐在床头的金发少年露出无辜的表情,歪头拱在他的胸膛前。
    “那个人来之后,你的学习态度积极了很多。”
    他不疾不徐地陈述,拿过她手里的毛巾,细致地顺着长长的发丝按下来,重新理顺,然后反问。
    “我不知道他能给你什么。但你是打算趁我睡了之后去找他吗?”
    正钻进酷拉皮卡被子里的六号:“……”
    她还以为自己藏得挺好呢!
    “他是第一次见你,所以是你单方面认为他有价值。你没有像对我或者瑟斯夫人那样对他抱有好感,但你会去找他……你要做什么?”
    她想了又想,从自己背会的词库挑了个词:“血。”
    “血?你要他的血?我的血可以吗?”酷拉皮卡皱眉,表情带上了审视。
    “酷拉皮卡,不。”她按住他的眉间。
    “死,不。少。”
    “不是‘不’,要完整地说‘不行’、‘不会’。”
    替她拉好睡衣的领子,酷拉皮卡伸手关掉灯。
    眼前的人影骤然消散于黑暗,气味却近在咫尺,环绕过背后的手臂动作柔和,将她轻轻推进温热的胸怀。
    “睡吧。”他的嗓音夹在耳边的心跳声中,“我们明天就会离开。需要血的话,我会在路上的血库机构帮你买一些。”
    “还有……不要在晚上独自去找男人。很危险。”
    “骗子。酷拉皮卡,男人。”
    “……”
    “酷拉皮卡,安全。”她的语气非常不高兴,在黑暗中摸上他的嘴唇,酷拉皮卡反应极快地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
    看看,这是惜命的搭档该有的行为吗?
    随便出现的平民战斗力都比他要高,还不抓紧时间充电,这样下去不行的,赶紧让他回归共鸣的正轨。
    她略有暴躁地从侧面翻到酷拉皮卡身上。
    “……?”掌心中的唇瓣开合,迟疑地流出气息。
    “酷拉皮卡,危险,想要。”
    她直接图穷匕见,让酷拉皮卡扭开了自己的手,转而凑上去吻他。猝不及防的吐息从他唇齿间滚落,被她含住反哺。薄荷牙膏掩盖了双方原本的味道,呼吸间的温度趋同升高,酷拉皮卡僵硬地一动不动,她闯进他口中后牙关微合,似乎想咬又不敢。发现这点,她收敛起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缓慢地蹭过他整齐的齿,酷拉皮卡毫无回应。
    吓到他了?
    ……为什么病毒没有激发他的欲-望?……呃,难得要她自己动下去吗……他有觉得舒服吗?
    心虚地退出来用犬牙在他下唇轻轻压过,她偷着观察酷拉皮卡的表情,才发现他的虹膜变色了。
    窗帘遮挡下,黯淡得几乎没有月光的室内,酷拉皮卡的眼睛浓郁地亮了起来,仿佛是点燃的玫瑰,万分炽烈地盛放,几乎要散发出沸腾的香。
    无法形容的,美丽的赤色。
    仅凭视觉的感染便足矣令见者为之动容。
    酷拉皮卡一眨眼,那抹红色就变成了深潭中绯色的鱼背,墨玉雕琢的浪纹下若隐若现的明红,无意间捕捉到它的存在,视线自此便不由自主地只能追逐它的轨迹。
    他用这样的眼睛,透过夜晚看着她,充满欣悦的情感与欲-念,还有痛苦。
    “不要这样……不要着急,我不会丢弃你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似乎没有经历变声期,酷拉皮卡的声线保留了某种雌雄莫辨的特质,压低嗓音轻语时显得温柔包容,让人忍不住放松。她像是被他安抚住,表情变得困顿缓和。
    “等你明白自己究竟是谁,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与追求,我会接受……但不是现在。”
    “你要成为‘人’,希波菲。”
    她顿住了,露出无法理解的神色,推开酷拉皮卡躺回了一边。这反应在酷拉皮卡预想之中,他叹息着滑下床去冲冷水澡。
    有什么不对。
    六号面无表情地在水声中思索:她的搭档不会说出“你要成为人”这种话。
    『恭喜,你成功存活到了最后,‘六号’实验计划从明天开始会正式投入运行。』
    『你成功地为自己争取到‘六号’的位置了,这是好事,笑一笑吧——对,真可爱,就是这样。人类喜欢对他们笑的生物,想得到搭档的好感,你一定要多笑。而且笑容也会让你的心情变好……嗯,对你来说并不会呢,你是特殊的。但是搭档的喜悦就是你的喜悦,效果一样,所以要她们的听话哦。』
    『你的第一个搭档也已经就位了,很快就能见到她,有信心让她‘爱’上你吗?』
    『嗯……不用紧张,即使还无法很好地学会笑容也没关系。你的搭档都是我精挑细选过的孩子,除了你的力量,她们别无选择。开始时可能有点艰难,但她们都会爱上你的。』
    『青春的年纪、强韧的肉-体、没有极限的才华……究其根本,生物只专一地向往着‘力量’本身,从这一点来说,你是完美的。』
    『去吧,助你的搭档心想事成,为那些被夺走家园的可怜孩子们报仇雪恨。在使用你时也许会有点粗暴,要理解哦。毕竟她们除了仇恨一无所有。』
    『什么?给她们新的东西?不对哦。复仇者不需要新的羁绊,她们只要抱着回忆燃烧就够了,那才是我们需要的战士。』
    『让她们的情感通过你的武装尽情发泄吧——类似的候补,还有很多。接触的对象多了,早晚你会明白如何让人类喜欢上你的。但就像我说的,在‘力量’的角度,你已经赢了。你是我目前最有希望的刀,努力活着吧,我大概做不出来能够顶替你的同类型实验计划了。七号计划是思维云集方向的,和六号几乎完全相反呢……不,也有相似……嗯,你可以走了。』
    『记得按时给我反馈,我会根据情况调整你的记忆,保证你处在最佳使用状态。』
    ……这不是全部。
    她按住额角,努力回忆那之后被安排的搭档,却只有一片空白。
    一无所有的,充满仇恨的人选,她以为是酷拉皮卡。
    难道不是吗?
    好像不是的。
    她……本来应该属于谁?
    *
    酷拉皮卡!你放过我.jpg
    让她上吧!导演怒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