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H,宫交,略微过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78.
    梁星稀睡到一半,做了怪梦,感觉自己像是被蛇缠上了,蛇身上凉凉的,带着鳞片的身体狎昵地卷过她的腰,明明是冷血动物,舌头却滚烫地舔过她的脸颊,眼角,舔得她脸上湿漉漉的,像是被他卷到森林里的巢穴,直到把她紧紧裹住,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咬住她的嘴唇。
    蛇的吻很烫,很重,不像在吻她,反而像是在吃她,带着一股狠劲。舌头探进她的嘴里吸吮,勾着她的舌头,一点一点地吃,像是要一直捅到她的喉咙深处一样。
    梁星稀想着,是不是睡前药吃多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怪梦。
    蛇的尾巴还在往下走,被她的体温捂得热乎乎的尾巴分开她的双腿,像是好奇腿间湿润温暖的巢穴,慢慢拨开紧闭的花唇,带着鳞片的坚硬尾巴尖从上到下地扫了一遍热乎乎的软穴,挤开紧窄的媚肉,往里面的蜜洞钻,还揉捏着前面裹在小阴唇里的阴蒂,带着不怀好意的亵玩意思。她太敏感了,被尾巴揉了两下,快感软绵绵地涌上来,就有水从穴里甜滋滋地涌出来,把坚硬的尾尖都泡软了。
    梁星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手下意识地往外推拒着,被面前的人握住手指,一根一根亲吻着,像亲吻盛放的玫瑰花瓣。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眨眼看了半晌,才意识回魂,悚然一惊,发现自己和亲哥大半夜躺在一张床上。
    梁恒的衣服已经脱完了,露出的肌肉紧实,腹肌块垒分明,像是虎视眈眈的豹子。他眼神沉郁,梁星稀一看就知道他在生气。
    “哥哥……”她低声叫他,本能地觉得不好,“你怎么了?”
    梁恒看着她,露出了一个笑来。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他轻声说,不等梁星稀回答,他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不再让她说话。
    “乖点,宝宝。”他说,“不要惹我生气。”
    梁星稀被他看得后背发凉,感觉到他的手指慢条斯理地伸进她的软穴,两指分开绞紧的穴肉,熟门熟路地摸到她的敏感点,打着圈地揉,快感像是浪潮一样涌上来,湿热地氤氲满她的大脑,他的手指太有技巧,灵活又有力,像是小蛇,咬着她穴里的肉,榨出暖热的汁来。梁星稀没多久就高潮了一次,含着梁恒的手指小声哼着,水从穴口滴滴答答地流出,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好乖。”梁恒低声说,他在床上的时候不太像那个百依百顺的哥哥了,带着点近乎锋利的强势,他还捂着梁星稀的嘴,他抵住她的额头,亲吻手背,就像是亲吻她的嘴唇。
    梁星稀看着梁恒,看得出他真的生气,甚至带着点惶恐,她有些迷惑地想,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吗?
    但她还没有问出口,就感觉梁恒把手指抽了出去,然后他的性器在穴口摩擦了一下,猛地插了进去。他的阴茎粗长,骤然一下子插进去,带着一点尖锐的疼,然后便是被整个填满的饱胀感,有点酸涩,又带着让人喘息不上的热意。梁恒像是故意要让她难受,抽出去一点又插进去,速度很快,磨着她的阴蒂,快感一波又一波,却总达不到顶峰。
    梁星稀张开一点唇,用舌头舔了舔梁恒的手心。
    她甜滋滋的,含含糊糊地叫他:“哥哥……哥哥……”
    好可怜,像是求欢的小猫。
    梁恒被她激得眼角微红,咬着她的脖颈用力进入她,一下一下都顶到最深,beta的子宫紧窄,但他不依不挠,硕大的龟头撬开紧闭的宫口,像是马达一样,进得又快又狠,没几下梁星稀就又泄了一次,饱胀的淫水被堵在肚子里,甚至撑得小腹微微鼓起。
    “哥哥……”她被肏得难受,梁恒在床上凶得很,嘴上哄得好听,其实身下一次比一次用力,梁星稀刚高潮的身体又被他打开,阴茎像是烧红的铁杵,磨过每一处的敏感点,撑得梁星稀迷迷糊糊的又涨又舒服,手指在他的背上无意识的抓挠,反而让他更加兴奋。
    “不要哭。”梁恒吻掉她的眼泪,眼睛里有烧灼的火,像要吃人。他温声说:“乖一点,很快就结束了。”
    她的眼睛太漂亮,适合笑,也适合哭。
    他不是好人,偶尔也有阴鹜想法。他养了那么久也养不熟的漂亮狐狸,也许就该圈在家里,天天锦衣玉食地养着,肚子里带着他的东西,才能乖乖学着爱他。
    梁星稀的身体太敏感了,她高潮了太多次,到最后碰一碰都出水,梁恒含着她的乳头,手指捏着她下面的小豆子,阴茎一下一下地肏她。快感激烈得不讲道理,最后梁星稀高潮的时候,头脑里像是在放烟花,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腿无意识地痉挛着,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地流出,已经淅淅沥沥地尿了一床。
    梁恒毫不介意,梁星稀哭得可怜兮兮,他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眼泪,像是吻掉花朵上的露水,他痴迷着梁星稀为他失态的所有样子,他想要做得更过分一点,却知道梁星稀不能承受更多。
    属于哥哥的部分心疼怜爱她的眼泪,但另一部分却想要看她更多的眼泪,听她哽咽着叫他的名字。
    梁恒最终还是悬崖勒马,没有接着做下去,他把哭得乱七八糟的梁星稀抱在怀里,慢慢地哄,用手指顺她黑色的长发,像是以前一样。直到她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才抱着她去清洗。
    她被梁恒满满地射了一肚子的精液,梁恒只要在里面勾一勾手指,白色的液体就会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把浴缸里的水染成浊白的一片。梁星稀躺在他怀里,有些不安地挣动了一下。
    “别怕,别怕,”梁恒温声哄她,“今晚已经结束了,安心睡吧。”
    ————————————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