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再做一次好不好,哥哥(H)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唔……摁……啊!啊!摁……唔……呜呜呜……”苏糯的娇吟因为体内按摩棒的扭动根本停不下来,她的声音显出一丝沙哑,过长时间的呻吟为她的声线添上了一分性感与破碎。
    她的小腿无力地垂下,已经没有力气做任何挣扎的扭动与蹬踢。
    “啊啊啊啊!摁!不……呜……啊!”她又到达了巅峰,她的腰腹一抽一抽,轻微地痉挛着。大厅内是她急促的呼吸声和被搅动而发出的粘腻水声。体内的却按摩棒虽然沾染上了她的体温,却依然是冷漠无情的。苏糯激烈地高潮后迎接她的依然是穴肉内一尘不变的刺激与刮擦。
    她无助地摇着头,不知道第几遍地唤他的名字:“陆……淮……摁……啊……淮……呜呜呜呜……”
    若有所感,书房被推开,陆淮南花了十五分钟处理工作。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已经让苏糯欲仙欲死了几次。
    “停……摁……啊……”苏糯喘息着吐出几个字。
    陆淮南叁步并两步地来到她的身边,暂停了按摩棒的扭动。
    “呼……”苏糯急促地呼吸,她的身体彻底垂下,倚靠着束缚的双手不倒下。
    “好乖好乖,宝贝。”陆淮南心疼地吻上她的发顶。他弯曲膝盖,单膝跪地仰视她的脸。苏糯脸颊泛着情欲的酡红,无力的姿态与失焦的双眼宣告着她被蹂躏惨了。
    陆淮南仰着头,轻吻她的唇瓣,感受她颤抖的呼吸:“让我看看它还好吗。”
    其实陆淮南上楼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连离她稍远的地板上都被溅到了花液,想来她去得很激烈。他轻柔地解开她腰间的束缚。他看到她的腿间有大片的粘腻,连束缚的丝带上都绕着她的花液,他漂亮的手指解开丝带,一段段细腻的银丝被顺着扯出,极致诱惑。陆淮南的裤裆被支起。
    按摩棒更是被带着苏糯温度的花液包裹缠绕,两片花瓣红肿地不像话,微微外翻。他捏着按摩棒的头部,缓缓往外拔。
    “摁!……”苏糯被激起小小的痉挛,高潮过后的她更加敏感,经不起刺激。
    按摩棒的突起不停地把花穴内部的嫩肉带离原本的位置,穴肉翻起又缩回的样子刺激着男人的神经,但也向他表达了苏糯经历的巨大欢愉。
    连拔出按摩棒这个简单的动作,花穴都响起明亮的水声。
    “啵。”
    被花穴滋润到泛着光的可怖按摩棒终于离开了苏糯。
    她的小口像是没反应过来一般,仍然开出了一个圆润的小洞,片刻才慢慢地合拢。合拢后的花穴依然看得出肿胀,花瓣肥厚了不少,颜色鲜红。
    “宝贝,你去了几次?”陆淮南的气息喷在她的入口处,即便花穴已经合拢,他依然专注地看着它。
    苏糯已经平复了很多:“呜呜呜不知道,但是已经很多……很多次了。”她又说:“亲亲我,淮南,我那里好酸,嗓子也痛了。”
    陆淮南柔情的桃花眼满载着温柔,他捧起她的脸颊,极尽温柔地吮吸她的唇瓣,伸出舌尖轻舔她的舌尖,像在讨好主人的大狗。他说:“我们洗洗休息吧。”说完,他伸手就要解开她的束缚。
    苏糯摇摇头:“你一次都没有做到,会不舒服的。”
    “不能再做了,你会受伤的。宝贝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唔,用那个药膏!”苏糯坚持道。每次都是陆淮南出力,他很少享受到,苏糯不喜欢这样。这一刻,她忽视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是为他考虑,而她转不动的小脑瓜极速联想到了那瓶药膏。
    “就一次,就做一次。用那个药膏做一次,我们就洗澡,好不好?”苏糯软软地撒娇,“陆哥,哥哥,我们一起去一次。”
    就算是陆淮南,也受不了苏糯这样的撒娇。
    一声无奈的叹息,紧跟着是金属碰擦的声音,陆淮南松开了他的皮带。陆淮南天生拥有自带风情的桃花眼,解开裤子的他身形依然挺拔,依然风度翩翩,帅得不行。苏糯又一次感叹自己眼光真的好。
    陆淮南轻轻吹了吹她的花穴,轻柔地拨开厚实的花瓣,把药旋转涂抹在内壁上,又轻轻地再次吹气,那是怜惜之意。
    苏糯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是默默受着,偶尔发出小兽般的呜咽,高潮几次后的身体敏感异常,本不该再做。
    他们等了片刻,陆淮南确保药效开始发挥,才进一步动作。他移开了苏糯屁股下的高脚凳,改用手托着。她的腿已经匀去了大部分重量,他的手只是为她扶正位置,保持平衡,不用多用力。而他胯的位置正对着苏糯仍然红肿的花穴,万事俱备。
    “我慢一点,不舒服就马上说,我马上停。”他托着她的小屁股,轻语。
    苏糯抬起头,摇了摇,泛红的眼眶满是春意:“没关系的,不用停,进来吧。还有,亲亲!陆哥哥”
    “啵。”陆淮南啄了她一口。
    他扶着她的屁股开始进入。
    “唔!呜呜呜……”他的粗长马上让她生理性地颤抖,泪水控制不住地泛上眼眶,她原本清澈的双眼显得柔媚。
    陆淮南明白这时候停,她会更受不了。他慢慢顶跨,越入越深。因为几次的高潮,腔道内顺滑得不可思议,但也吸附得极其用力,他要比按摩棒粗,苏糯的小穴正在疯狂地收缩,似是在排斥他,也似是在努力适应,他的巨物都能感受到她的颤抖。
    他们的性器在进行一个深吻。苏糯颤抖着被顶到了最深处,他比什么按摩棒要刺激太多了,巨物上跳动的青筋,属于陆淮南的炙热,埋在她体内的巨大欲望具有强烈的存在感。
    陆淮南重重吐出一口气。
    “开始了。”陆淮南宣告即将进行的极刑,或是极乐。
    屁股下男人的手和体内的粗长是唯一有他人温度的地方,一边是侵略,一边是支撑。苏糯是一条被网住的鱼,她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极力接纳他,她无处可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