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劫救(微H)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十五章  劫救(微H)
    我在青慕怀中痛苦挣扎,她见我如此,于心不忍,施法让我昏迷,叁人化作一蓝一红的两道灵光朝赤魅家飞去。
    狐族居于狐狸洞中,到了赤魅家门口,青慕想要抱着我直接闯入,却被赤魅拦了下来。
    赤魅嫌弃说道,“你把梨妹妹交与我,我进洞中施法祛魅,你这只鸟就不要进来了,叽叽喳喳的会吵到我,万一出什么差错梨妹妹可就没了,你就留在外面护法吧。”
    青慕蹙眉,有些迟疑,赤魅却直接上手抢过我,把我抱进洞内,毫不犹豫地把大门一关,临了,布下结界,对门外的青慕翻了个得意的白眼。
    赤魅本想把我放在床上,一想到外面还有只鸟,只好把我连人带衣直接扔进她洞内的温泉水池,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让青慕听见。
    青慕心急如焚,但是一想到赤魅的话,又不敢轻举妄动,听到水声,得知我已入池,暂时松了一口气。
    我漂浮在温泉池中,没有知觉。赤魅在池边居高临下地看向我,见我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和初遇我时的神情一致。她舔了舔嘴唇,眼中尽是贪婪,伸手便褪去自己的艳红衣衫,一丝不挂。
    赤魅扭动丰腴的身体,迈着莲步没入池中,她妩媚一笑,伸出手指在空中画圈施法,一缕红色灵力从她指尖牵引而出,飞向我,缠绕在我身上,轻盈地把我裹挟而起,送至她的跟前,并在池中呈盘腿打坐之姿,与她相对。
    池中热气氤氲,泉水刚好没过二人胸部,赤魅媚眼如丝,转悠狐狸眼上下打量我,不禁满意点头。
    “这梨妹妹生得也是娇俏,还身怀异香,难怪会把那只笨鸟给迷得死去活来~只是可惜了这双眼睛。”
    赤魅一边抚摸我的脸庞一边小声嘀咕,还不忘冲门口青慕的方向翻个白眼,她抬手扯掉我眼上的白绫,细细端详我的眉眼。
    “不过嘛~……该是我的,也逃不掉~”
    赤魅得意地自言自语,替我褪下外衣,扔到岸上,只余一件薄薄的里衣。
    “虽然很想把你脱光,不过怕那只死板鸟闯进结界,那我可就说不清了。”
    赤魅抬手结印施法,将一道红色术法注入我体内,随即,赤情散的药效缓缓散入温泉水中。
    果然很香呢,赤魅嗅了嗅我的味道,她确实很想吃了我提升修为,不过我是青慕的人,她也怕得罪青慕,到时候两族关系闹太僵,也不太好。
    当然,还有别的方法,不必取我性命,也能解她的馋,那就是,吸食我的精气,这也是她一开始让我误食赤情散的目的。平日里我在青慕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受青慕庇佑,她根本没有机会,只有这样,借着解媚药的由头,才能光明正大与我单独待在一起,伺机吸食我的精气。
    赤魅美滋滋地想着,她也许久未吸食过人类精气,如今终于可以饱餐一顿,况且我闻起来还这么香,长得也俊秀可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一道秀色美餐。
    一想到这,赤魅忍不住又舔了舔嘴唇,注视我的双眼更加热切,她稍稍前倾,与我靠得更近,随即轻启嘴唇,开始施法吸气,一股纯色的精气从我唇缝引出,流入她的口中。
    这精气果真美味,甚至还携有梨花的异香,赤魅闭上眼细细品鉴,陶醉其中,忍不住又向前凑近,与我的嘴唇只余一指宽度,她刚想吻住我的唇,突然,轰隆一声,狐狸洞的大门和结界瞬间被击碎!
    赤魅猛然睁开双眼,以为青慕闹事,定睛一看,门口却是一位黑衣陌生女子。
    柳浅见我衣襟散乱,与一名赤身裸体的女子紧紧相贴,如此香艳的画面入眼,顿时双目赤红,怒火中烧,她骤然伸出五指,掌中凝出黑红魔气,向前狠狠一挥,一道凌厉的气劲击出,直接把赤魅击飞几丈远!
    赤魅还未反应过来,噗通一声,就凌空坠入水池之中,溅起大簇水花。此时,青慕紧跟着进来,却刚好看到赤魅被击飞落水这一幕,震惊不已。
    柳浅却不理会周边,几近眦裂的赤红双瞳中只有我,她伸出手掌,隔空施法,把我吸入她的怀中,打包横抱,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出洞外。
    青慕见赤魅已经昏迷,不与那只狐狸计较,而更棘手的是突然出现的黑衣女人,还视她为无物,当着她的面将我抱走,她咬着牙,赶紧追出洞外。
    此时,外面气喘吁吁追过来一位棕衣青年男子,见了柳浅,当即行了一个礼,“尊主!”
    柳浅点头,冷冷说道,“先去你的领地。”
    说完,柳浅抱着我化作一道黑气凌空匿走,留下青慕愕然,不仅我被劫走,这位熊族的少当家,顷川,竟然对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俯首称臣?!
    青慕正欲开口询问顷川,却见他紧随着柳浅的方向消失不见。这一切都发展得太快,她连一句话都未曾说上,一个招式都未曾使出,就让人把我劫走了?青慕眉头紧皱,大感不妙,赶紧追了上去。
    我双目紧阖,仍处于昏迷之中,柳浅将我安置在帐内,设下结界,禁止外人打扰。
    湿凉的白色里衣紧贴着我的身体,衬出我玲珑有致的曲线,柳浅居高临下地俯视我,思绪万千。
    柳浅想象过再次遇到我会是何种情景,会杀了我?凌虐我?只是没想到,竟是对我身体的渴望。
    “一个月不见了,女儿,你还活着,那可真是太好了……”
    柳浅呢喃着,有些意乱情迷地看向我,身体不由自主行动起来,爬上床,也顾不得我衣衫和身体的湿意,迫不及待覆在我身上。
    “好想你啊……阿梨……若是你死了,独留我一个人,那我必不会原谅你……”
    柳浅紧紧拥住我,把头埋在我湿漉的颈间,轻柔地厮磨起来,然后侧首吻住我的脖颈,细细舔舐。我刚从温泉池中捞出,肌肤温烫无比,柳浅似乎很沉迷这个温度,拥我的力度又紧了几分,从脖颈一路往下细吻。
    不管我昏迷与否,柳浅内心唯一的渴望就是再次与这具身体缠绵,她扒开我的里衣,露出我白里透红的乳房。刚被温泉浸泡过身体,细细的血管显露出来,还沾有水滴,显得鲜嫩可口。柳浅目光迷离,内心有些激动,毫不犹豫地落下嘴唇,啃咬白皙的乳肉,再深深吸啜,种下艳红的草莓印子。
    柳浅稍稍昂头,看到红印十分满意,再抬头见我依旧昏迷不省人事,不由得抿嘴轻笑。
    “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老实,你到底要不辞而别多少次?既然让我失而复得,就别想……再次离开……”
    柳浅说完,继续埋首耕耘,仿佛是渴了许久的人,终于寻到甘霖,又怕慌忙吞下就会消散,只有伸出舌尖,轻柔缓慢地舔舐,再细细品尝其中的味道,柳浅对待我亦是如此,虔诚地,轻柔地,从胸部一直吻到下腹,把碍事的腰带解开,拨开素衣下摆,露出腿间旖旎的风光,那是桃源的入口,她渴求已久的地方。
    我躺在床上,意识昏迷,衣襟敞开,近乎全裸,上半身布满了形状不一的鲜红吻痕。柳浅分开我的双腿,饶有兴致地欣赏久违的小穴,依旧是一条紧闭的粉嫩肉缝,还沾有温泉水滴,更显美艳诱人。
    “这里还是从前那样,如处子一般。”
    柳浅有些怜爱地抚摸小穴,眼中尽是爱意,随即,轻车路熟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她张开嘴唇就含住外阴,舌尖钻入肉缝,灵活地上下舔弄,不多时,整个外阴都布上她的津水,她舌尖抵着阴蒂玩弄了会,就继续往下,伸出舌头探入下方的穴口,转悠着画圈圈,津津有味地舔舐起来。
    昏迷中的我并无任何快感,也没有分泌淫水,穴口依旧是紧闭状态,生冷干涩。柳浅却丝毫不介意,她并不在乎我是否有反应,她只是想满足自己久违的口欲,一边吸吮一边舔弄,尝尝女儿禁忌的味道。
    “尊主。”
    门外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她的美事,柳浅蹙眉,有些不悦,起身沉声问道,“何事?”
    “青鸾鸟族的首领青慕前来讨人了,好像就是就是……尊主刚才抱走的那人。”顷川有些迟疑地回道。
    “笑话!”柳浅愠怒,看了眼赤身裸体的我,厉声回道,“她又有什么资格讨我的人。”
    “鸟族首领说,尊主您劫走的是她鸟族中人,今日必须讨要。”顷川唯诺应道。
    柳浅不屑嗤笑,“我若是不还呢?”
    顷川内心纠结,思索一会,回道,“尊主若想成就霸业,还需妖界助力,眼下,不宜得罪妖族首领,青鸾鸟族在妖界也是实力强悍的一族,且富有威望,望尊主叁思……”
    柳浅闻后,缄默不语,思绪烦乱,又转而看向我,面露难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