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会不会怀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抽插了数百来下,欲望宣泄进女孩的体内,少年低吼一声,心满意足,光着膀子坐在床边吸烟。
    身后,是他的“战场”。女孩浑身瘫软躺在那,腿间酸痛,雪白肌肤上布满吻痕。
    弦月黑暗中看到他熟练地吐着烟圈的样子,有气无力地说:
    “你走吧,不然第二天我妈会发现的。”
    他扭过头,开玩笑道:
    “这么无情吗,提上裤子就赶我走了。”
    “…”
    “那你好好休息。”
    扔下这句话,少年长腿迈过她,捡起扔在床角的衣裤,穿好,窗户一开一合,女孩感觉到微凉的风划过脸颊,随即他就融入了夜色,消失不见。
    房间充斥着欢爱过的暧昧气息,过了好一会儿,弦月摸摸脸,感觉到冰凉湿润的触感,才知道自己哭了。
    怕惊动妈妈,第二天她凌晨就醒了,偷偷去村里的澡堂洗了个澡,指间掰开肿胀不堪的唇瓣,一点点扣出小穴里那些黏稠的精液,这时她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连续两次他都弄了进来,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白天上课的时候,弦月坐立难安,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件事。
    如果她真的肚子大了,就村里头那些吃完饭坐在树荫底下扯别人家长里短的长舌妇们,一定会在背后戳着她的脊梁骨骂她淫贱。
    虽然他们已经定亲,可是未婚先孕仍然可耻。
    挨到了放学,宋弦月背着书包跑出教室,骑自行车到周渡家门前,决定和这厮商量一下这件事。
    敲了好半天门,迟迟没人应。
    她有点失落,刚转头欲走,周妈穿着衬衣从屋子里出来,头上系着毛巾,湿哒哒滴着水,刚洗完头。
    “弦月来啦。”
    周妈很热情的招待她,打开铁门,引她进屋。
    “刚放学吧,瞅这书包沉甸甸的呦,我们弦月真是爱学习。阿姨今天在镇上买了排骨,你不是最爱吃红烧排骨的吗…”
    宋弦月尴尬地笑了笑,打断道:“阿姨,阿渡哥在家吗,我找他有点事。”
    “他啊,下午就溜出去了,不知跑哪里鬼混去。”
    “…”宋弦月垂下头,握着车把的手更用力了些。
    “我知道了,阿姨,我还有事,对不起,我先走了…”
    周妈劝她留下吃晚饭,宋弦月推辞半天。
    骑着自行车,远处的夕阳渐渐隐没在山丘里。
    她去附近的赌社找,麻子哥见到她,那张肥腻的脸在浓浓烟雾中堆满褶皱,笑得很是殷勤:
    “月丫头啊,来找周渡?”
    “你知道他在哪?”
    “今天他没来这,不晓得去哪里了。”
    说着话的功夫,旁边人打了一张牌,麻子哥两眼放光:“听!”
    宋弦月被烟味呛到,咳了声,麻子哥视线落在牌面上,说:
    “你找他有急事?…村头网吧,影院,野果林子,他还能跑哪去,这些地方挨个找找吧。”
    宋弦月心里又升起一丝希望:“谢谢。”
    推着自行车,走得腿脚酸痛,那几个周渡经常光顾的地儿,她都寻了,就是不见他的影子。
    明天一早还要去学校,她现在很怕独自思考。
    身边又没个人可以商量这件事。
    她丧气着,沿着小径正要回家,猛一抬头,见着村头那家小烟铺前立着熟悉的人影。
    宋弦月推着车,碾过崎岖不平的土坑,缓缓走近。
    “渡哥,要不要换个口味,这烟可是从城里头新进的,瞧这包装,很靓呢。”
    烟铺的艳儿姑娘也是十七八的年纪,倚在窗口,细白的手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夹着一盒烟,递了过去。
    周渡扫了一眼。
    “多少钱?”
    “二十七。”
    “这么贵。”
    “你尝一口就知道啦,值。”
    周渡二话不说抽出一支,摸了摸口袋,又看向她:“有火没?”
    “有的。”
    艳儿眼珠清亮,转头拿了只火机,袅袅婷婷凑过来,笑意盈盈的。
    周渡叼着烟,刚要接过来,她就推开他的手,顺理成章帮他点了火。
    他愣了一瞬,笑了笑:“谢谢。”
    “渡哥,你跟我客气啥呢,你是我家常客了,这烟给你算个折扣,24,咋样?”
    “…”
    宋弦月没眼再看,垂着头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才想起来,家在另一方向。
    她这是躲个啥呢。
    灰蓝的夜色中,周渡看见女孩闷着头从自己面前走过,麻利地付了钱,大步追上去,揪住她的手腕,调戏道:
    “喂,走得那么急,连你男人都没看到?”
    女孩想抽回手,奈何被他箍得紧紧的,索性放弃了。
    她已经懒得计较,他嘴里动不动冒出来“你男人”、“小媳妇”这一类的,狗都知道周渡这人嘴里说出来的话没个正型的,叁分真七分假。
    她从没当真过。
    “昨晚把你搞爽了过了一夜就翻脸不认人了?”
    他痞痞的笑,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低声道: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他最会贼喊捉贼。
    宋弦月现在没空和他置气,绷着脸,说:“我找你有事。”
    周渡颇意外,朗眉一挑,“说。”
    女孩看了看四周,将他拉到一处槐树下。
    未开口,脸已经泛起红晕。支吾了半天:“周渡,你昨天…弄进去了…我害怕,我会不会怀孕?”
    周渡一听,当即蔑笑道:“我当是多大事呢。”
    “…”
    “你去村头药店,买短效避孕药,昨天半夜射进去的,时间还没过48小时,来得及。”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粉色钞票,直接塞给她,叼着烟转头就走。
    宋弦月拉住他,少年转回头,看了眼皱巴巴的衣角,女孩悻悻地收回手。
    “上一次,在玉米地里,你也…如果我真的怀孕了,可怎么办?”
    “应该没事的。你先看看,万一这个月例假没来的话,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那万一,万一…真怀了呢?”
    他看到女孩眼里试探的目光,很清楚她想要的答案,沉默地吐了口烟圈儿。
    “…到时候再说。”
    宋弦月望着他眼睛,心被那灰凉如夜的目光揪得生疼,久久才耷下视线。
    低低说了句:“我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姐妹们千万不要吃by药,副作用很多,很伤身体的。戴tao!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