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欺骗了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是他现在没什么机会接近她。
    周渡舔了舔唇。
    转念一想,机会嘛,都是创造出来的。
    前一阵子,他远方表哥从城里来玩,带了一架数码相机,这拍拍那拍拍,看啥都觉得新鲜。
    当时周渡还嘲讽他:“怎么城里没有这些花花草草,猫猫狗狗吗?”
    “有,可是不一样,拍的是情致。”他颇为认真的说。
    周渡夺去那玩意在手里摆弄了半天,腹诽着难怪是城里的东西,一看就是值个好价钱。
    结果,表哥第二天带着相机去山泉中拍照,回来的时候就丧气着脸。
    原来是相机在客车上弄丢了。
    周渡“哦”了一声,轻描淡写的说:“丢了再买呗,也不是多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是那些照片。”
    “你没存胶卷?”
    “没。”
    “…”
    周渡第二天就去县城买了个和他那个差不多的,打算补偿一下,结果表哥已经坐最早的客车回家了。
    他今天想起来这事儿,从纸箱子里倒腾了半天,找出那架照相机,放在手里掂量着,这下它可有用处了。
    心里惦记着坏事儿,嘴里止不住地上扬,笑得邪邪的。
    第二天一早,周渡打电话给宋弦月。
    周末,她起的晚,接起电话时睡意朦胧的。
    “喂?”
    “收拾收拾,穿衣服出门。”
    她有些怔忡:“啊?”
    “我妈让我哄哄你呢,给我两张电影票,约你去看。”他故意表现得不耐烦似的。“你爱去不去啊。”
    宋弦月撂下电话,抓了抓头发。
    她很喜欢去县里看电影,那边有家商场,每次都可以逛好久。
    而且在外面,他总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这样想着,她兴冲冲的穿好衣服,吃了早餐就去周渡家。
    满怀期待和欣喜敲开门时,面前站着一个心怀不轨的恶魔。
    “来得挺快呀。”
    他神色古怪的说。
    看了看四周,抓住女孩手腕,半推半拽将人扯进屋子里。
    “不是要去看电影吗?”
    她狐疑地看着他动作麻利把门锁起来。
    “是啊,就在卧室里看。”
    “?”
    电影主演就是你和我。
    少年使力将女孩一把扔在他卧室床上。
    女孩撞得腰有些疼,一时半会挣扎不起来,难以置信地抬眼看着他:“你骗我…”
    少年扫了眼她身上这件蓝色条纹短袖和白裙子,二话不说,飞快解开了皮带。
    还以为,一起去县城约会。
    她想着电影结束,去隔壁的蛋糕店买一些纸杯蛋糕,上次看到橱窗里面花花绿绿的,她很憧憬。
    结果,都是假的。
    少年如饿虎扑食,将她柔软娇躯压制在身下,他嗅着她头发上散发的栀子花清香,心想今早她刻意洗了头发。
    幻想破灭,她失落地望着眼前妖孽般的少年,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放弃了。
    算了,他,不会懂的。
    少年疯狂亲吻着果冻一般娇嫩的粉唇,舔咬啃噬,动作凶猛,仿佛要将她生吞入腹一般。
    手上动作不停,熟练地扯掉白裙子,拨开内裤,带茧的指腹轻轻摩擦着干涩的穴口,另一手则肆意揉捏着胸前的柔软。
    身下人儿断断续续求饶:
    “不要…我再也不想和你做了…周渡…”
    他垂眼望着女孩红彤彤的唇角,眼中含泪的,很是娇艳,惹人垂怜。
    越是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越是让男人忍不住狠狠蹂躏她。
    他按了按她鲜红的唇珠,假装凶狠道:
    “叫你最近故意不理我,今天好好教训教训你。”
    “…”
    宋弦月推他、踢他都挣脱不开,也不知这家伙哪里练就的一身蛮力,她本是高挑的身材,在他健硕肌肉制服之下显得柔弱无骨。
    她柳眉微蹙,试图给他讲理:
    “周渡,你别…别这样了,放开我…我有正经话要和你说…”
    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双膝抵在她腿间,跨间火热隔着裤子摩擦着滑腻的大腿根,少年俯身舌尖灵活地在粉嫩的乳尖上挑逗——云卷云舒,将那处雪白润湿,太阳底下越发光亮诱人。
    “我也有正经事要和你做,做完了再说。”
    他将一根手指捅进狭窄的穴道,叽叽咕咕搅出来一股透明的淫水,恶意伸到她嘴边:“来,尝尝你自己的水儿。”
    宋弦月长腿被迫分得大开,私密之处尽被他玩弄,屈辱地嘤嘤哭泣:“不要。”
    他眼眸流转,将两根湿漉漉的手指插进红润娇嫩唇中,拨弄着她的舌尖。
    “好不好吃,什么味道的,嗯?”
    “呜呜。”
    不好吃,咸咸的。
    淫水混合着苦苦的眼泪,一同吃了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