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真心话大冒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早自习,宋弦月来得很早,刚放下书包,白扬就跑过来,揽着她的胳膊,好声好气说:
    “弦月!我全都靠你了。”
    “啥事?”
    “第一节语文测验,你复习了吧?”
    宋弦月望着那双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移开视线,“嗯”了一声。
    “拜托啦。”白扬抱住她。“卷子写完借我抄抄,放学后我请你吃饭,吃麻辣烫,好不好?”
    她受不住她这么软磨硬泡的:“好好好。”
    “可是,你坐在最后一排,我怎么借给你抄呀?”
    白扬眨了眨眼,拍了下她的肩:“好办,你传给后座的,再让她们一个一个帮我传过来,就可以了。”
    “…”
    放学后,白扬果然言出必行,拉她去附近的餐馆吃饭。
    路上,她兴致勃勃地跟她唠嗑。
    “宋弦月,你成绩这么好,高考想报哪个大学呀?”
    “我,也没想好。”
    “是不是z大?”
    宋弦月低头踢了踢石头,没说话。
    白扬知道自己猜错了,偏头思考了一会儿,想到什么,用手肘戳她:“那是b大吧!一定是。”
    宋弦月对她的态度很是疑惑:“为啥一定是b大?”
    “你同桌程嘉树就想去那所大学,成天总念叨呢。”
    她笑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呀。”
    白扬用余光瞧着她,忽而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你别装啦,全班都在传你俩之间有事儿。”
    “那都是她们乱说的。”
    “这么说你对他没那意思?”
    白扬敏锐地捕捉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可惜没看出任何异常。
    “…”宋弦月正不知道如何回答时,一抬眼,就看到前面街角泊着一辆摩托。
    不远处,几个少年少女笑笑闹闹地从超市出来,手里拿着各种啤酒罐。
    “哎,那个人好帅呀!”
    白扬眼尖,指着其中那个穿黑色夹克、身高很高的少年,说。
    宋弦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愣了,二人的目光短暂相接,她察觉到其中的玩味之意,慌张地移开视线。
    白扬正狐疑她忽如其来的慌乱眼神是从何而来时,另一个少年向她们这边吹了声口哨,有人叫了句“宋弦月”。
    白扬很是惊诧:“你认识他们?”
    “嗯。”
    “是你朋友?”
    宋弦月正琢磨着如何回答,周渡慢吞吞地移步到她跟前,盯着她的脸说了句:“真巧呢。”
    “…”
    意外的巧合。
    “待会一起去玩。”
    宋弦月立刻说:“不行,我还有作业要写呢。”
    身后的不良少女眼中露出轻蔑嘲讽的目光。
    周渡身形一晃,挡住了那些人,凑在她耳边,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怕我弄你?上次答应了我什么你忘了?”
    “那个视频我可还留着呢。”
    他一脸无辜的样子让人更想挥拳过去。
    宋弦月捏紧了拳头,向后退一步和他保持距离,淡淡的说:“我可以去,但天黑前就得回家。”
    白扬在旁边见着架势,心里暗道:看来这两人之间关系不简单。
    她在心里暗暗心疼了她的同桌程嘉树一秒,随即就把目光转移到宋弦月和这黑夹克帅哥身上。
    “八卦记者”的外号不是白叫的,白扬自告奋勇,加入他们。
    周渡没拒绝。
    一来有她在,宋弦月不至于太尴尬,二来他也恶趣味地想在她朋友面前捉弄捉弄她。
    结果,他这些个小算盘一个也没打成。
    白扬是个人来疯,很快就融入到这群混混之中,称兄道弟的,在附近一家餐馆吃了饭,又商量着去附近ktv唱歌。
    “天黑前我送你回去。”周渡这样说,她也没理由不去。
    再加上,她也不能把好友扔给这么一群人,她不放心。
    进入ktv包厢,一行人立刻吵闹起来,几瓶啤酒下肚,气氛更躁。
    宋弦月觉得自己耳膜都快爆炸了,中途找借口去上厕所,出来透透气。
    回来时,白扬过来拉着她,大家都唱了几首,这会儿都有点累了。
    时间还没到。小太妹朱晴今晚喝得有点微醺,兴冲冲地看了一圈包厢,提议说:“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大家纷纷赞同。
    两回合下来,输了的人被罚亲嘴告白,一屋子比刚才还更吵闹。
    宋弦月觉得头疼不已,频频看表,心里琢磨什么时候有机会能问问周渡,让她们先回去,犹豫着又不敢坏了他们的兴致。
    正走神儿时,游戏轮到周渡。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周渡饮着酒,挑了挑眉。
    朱晴指着他,夺过麦克风,大声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
    宋弦月呼吸一凛,视线不敢看他。
    “有。”
    “在今天这些人当中吗?”
    有人在旁边提醒说:“只能问一个问题。”
    没料到,周渡直接无视了游戏规矩,似笑非笑的回答说:
    “不在。”
    朱晴脸上难掩的失落,与此同时,宋弦月低下了头,握着酒瓶,掇饮了一口。
    荔枝味的鸡尾酒,既苦又甜,滑进喉咙里,后知后觉的烧心。
    后来,她不知道那些人又问了什么,耳边那些喧嚣似乎都与自己隔离了,中间横着一扇巨大的玻璃罩,她的哀伤,她的心疼,都与这些欢闹格格不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