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他想认真尝试一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了门口儿,周渡侧头,在她脑袋上胡乱揉了一通。
    路灯下,他眼眸清亮清亮的。
    “乖,回去吧啊。”
    宋弦月拿起书包,刚推开门,又想起什么,转过来叫了声“周渡”。
    他转身,咧开嘴角,没个正经的:“怎么啦?”
    “要我今晚再去翻次窗户?”
    宋弦月指着他警告道:“你不许再来了!”
    见她反应这么大,周渡没劲,撇撇嘴。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宋弦月低着头,说。
    一路上鼓了很大的勇气,才终于开口说出来这句话。
    “你闹什么呢?”
    “我没闹。”
    宋弦月正色看着他:“我是说真的,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他烦躁的舔了舔腮帮子。
    “下了床,你还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宋弦月,你别忘了那视频还在我手上呢!”
    宋弦月见他又搬出这件事,气得想哭,破口大骂:
    “周渡你怎么老是这样…我最讨厌你了!”
    “你还来脾气了。”
    他蛮力拽着她手腕,将她制住,按在墙上,不顾她胡乱踢打,她的那点力气,他不在乎。
    “当初是谁上赶着黏我的,宋弦月,是谁跟我妈说要我娶你。”
    她匪夷所思的瞪着他,借着酒气,生了胆量,吼道:
    “你别不要脸了,要不是看在你妈的面上,谁愿意嫁给你这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流氓。”
    他脸一黑:“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我早就躲得你远远的,周渡,现在明明是你缠着我不放。”
    宋弦月挣扎不能,柳眉微蹙,愤怨中含泪。
    “之前很抱歉,影响你谈恋爱,还总是粘着你,是我对不起…”
    “可是,你明明心里没我,还利用我…强迫我做那些事,你…你真是个大混蛋。”
    周渡看到她的目光,心头颤了一下。
    往常,他看到她这样的目光,只想把人按在身下狠狠欺负,可是今晚,不知怎地,他忽然就觉得心里起了些异样的涟漪。
    周渡舔了舔下唇,缓了语气,半晌,道:“是我不好。”
    宋弦月被他松开,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小声的啜泣,用手背擦着泪水,一下一下的,小脸很快就变成了小花猫似的,他看了心里很疼。
    “你别哭了。”
    “你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她吸了吸鼻子,轻飘飘的说。
    她心里知道,只要她这么一开口,周渡一定会毫无留恋、当即转身离去。
    可是,今晚令她意外的是,他并没有走,反而在她面前点了支烟,尼古丁的味道些许减轻了酒精带来的兴奋和晕眩。
    烟雾朦胧中,她听到他冷静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宋弦月,之前的事早都过去了,我没怪你,不是你的错。现在我搞了你,就一定会对你负责。”
    她呛道:“谁要你负责。”
    “反正你现在想跑也跑不了。”
    他眼角弯弯,笑得勾人。“你早晚都是我媳妇儿。”
    “…”
    “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就算她不承认,他也有办法缠磨着她。
    回到家,宋妈看到她眼睛红红,便问:“咋了,谁欺负你了?”
    “没事。”她撑着桌子在玄关换鞋。
    宋妈一靠近,就闻到一股酒味儿。
    “这丫头,你还出去喝酒了?”
    “周渡带我去的。”
    宋弦月说,径直走进房间,不管不顾,倒在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
    睡了舒服的一觉之后,能不能够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呢?
    事实证明,不能。
    第二天一早,宋弦月哈欠连天地顶着鸡窝头从家门出来,看到大门外墙角落里坐在地上的少年时,愣住了。
    “你…”
    周渡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土,笑嘻嘻的:“早啊。”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在门口等你啦。”
    “骗人。”
    宋弦月看了一眼他洗漱整齐的样子,一看昨晚就睡了个好觉。
    倒是自己,又失眠到大半夜才好不容易睡着。
    都怪他。
    回想起昨晚的事,她有点尴尬,挠了挠头发,说:
    “昨晚我情绪有点失控了,对不起。”
    周渡跟在她身后,用余光瞥了她一眼。
    “没事。”顿了顿,又嬉皮笑脸的说:“你昨晚那样子还挺迷人的,真的。”
    他昨晚躺在床上也想了很久,他明白她今晚是因为什么情绪反常,而这件事他这么些年一直都明白的。
    只是昨晚才终于下定决心。
    宋弦月盯着前方被晨曦笼罩的土地,心里困惑不已。
    他这是咋了?
    一夜之间说话的语气咋都变得奇奇怪怪的,这是宿醉后遗症吗?
    “你为啥跟着我?”她停下脚步,推着自行车,侧头看着他。
    “送你去上学啊。”他理所当然。
    宋弦月用一副“你没病吧”的目光看着他。
    “你酒醒了吧?”
    “醒了。”
    他嬉笑着凑上去,大手缠着她的手,她起初躲开了,又被他缠了半天,两人捏捏掐掐的,远远看起来还以为在打闹。
    他故意假装发怒,不管不顾牵着她的手,手指用了好大力,宋弦月被她掐得生疼,心里暗骂:真是冤家。
    他恶狠狠的威胁道:“今晚收拾你。”
    她一听这话,吓住了,没再和他闹,乖乖和他牵着。
    心里却别扭得很。
    他瞟着她脸上的表情,眉头舒展了一些,手上一使力,将她拉近一些,在她耳边低声说:
    “那视频我已经删了。”
    她等了会儿,以为后面还会有一句对不起,可是没有。
    “嗯。”
    “以后别再提以前那档子事了。”
    “嗯。”
    “我承认之前是我不好,以后我会好好对你。”
    “…”
    宋弦月望着前方宽敞的土路。心想:我们之间有未来吗?会有吗?
    “宋弦月,你跟了我吧。”
    她停下脚步。
    “我妈一直喜欢你,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俩的事,你嫁别人我娶别人都不可能,我们俩注定绑在一起了。”他颇为嘲讽的笑着。
    “而且,你确实是个可爱的村姑。”
    “这是夸奖?”
    “嗯。”
    他缠磨了她一路,宋弦月觉得他句句都不太真实,走得飞快,到了马路上就骑自行车飞奔到学校。
    连续好几天,上课时她都恍惚着,忍不住想那天早晨周渡说的那些奇怪的话。
    星期五放学时,刚一走出校门,白扬就捏了捏她的手。
    宋弦月顺着她目光看去,周渡就站在不远处。
    前几天,她和白扬说了自己和周渡的过去,白扬保证不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她很感激。
    看到那张欠揍的脸,她理也没理,径直走过去,周渡目光一暗,过去拉她的手。
    白扬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宋弦月,我来接你回家。我妈叫你过去吃饭呢。”
    宋弦月半信半疑,甩开他的手,保持了一些距离。
    学校门口,人多眼杂的,她不想和他拉拉扯扯。
    “你不是在你妈面前胡说什么了?”
    “没啊。”
    上了他的摩托,和白扬告别,过了一会儿就回到他家里。
    宋妈不知何时也来了,忙前忙后的摆摆碗筷。
    饭桌上,周妈笑眯眯的说,暑假她托关系给周渡找了个工作,在城里的一家修车工厂,顺便有机会去表哥的单位学车。
    宋弦月瞟了一眼周渡,暗自惊讶他居然愿意答应去工作。
    这厮不务正业太久了,就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去做过什么事。
    周渡给她碗里夹了些红烧排骨,宋弦月闷头啃着,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她说的话…难道他是因为自己那话所以转性了?
    她偷偷看向周渡,他仍然一副流里流气心不在焉的神色,仿佛对任何事任何话都不上心似的。
    …只是巧合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