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她觉得自己瞎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睡了么。”
    晚上十一点,照例收到他的短信。
    “还没有。”
    宋弦月马上回。
    过了五分钟,不见回音。她在屏幕上打了几个字,删掉。
    又打了几个字,又删掉。
    最终,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语气,说:
    “明天我就要开学了,阿渡哥。”
    那边迟迟才回复:“那早点睡吧,晚安老婆。”
    “…”
    宋弦月觉得桌堂里的手机就是一枚定时炸弹。
    上课时,她盯着黑板上乱七八糟的数字,身边是老师慷慨激昂的声音,思绪却早已经飞到了好远好远。
    吃饭的时候,白扬和她坐在一起,热情的把土豆丝分给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暑假的八卦。
    宋弦月则强颜欢笑,吃任何东西都食之无味。
    她既希望他发来消息,又害怕听到她不愿听到的事。
    就这样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
    接到他的电话时,听到他的声音,心里有个想法——可能是最后一次听到了——于是就开始心酸起来。
    同桌程嘉树在自习课的时候拍了拍她面前的桌子。
    “你想啥呢,傻了?一个小时前就看你盯着这道数学题看,怎么看入迷了还?”
    宋弦月尴尬地笑了笑:“…刚走神了。”
    程嘉树看她这样子,叹了口气,说:
    “你成绩挺好的,文科一直不错,将来有希望冲个211呢。”
    “…对了,你为什么一直想去z大?”
    程嘉树放下笔,来了兴致,侧过身子和她说:
    “z城好啊,海滨城市,而且经济还发达,气候宜人,冬暖夏凉,你知道有名的xx风情街和xx明珠塔么,都在z市,还有xx海鲜馆,你喜欢吃海鲜么?听说那里的龙虾很便宜,天天都可以吃到,当地人都很会做海鲜…我就想,将来我去了z大,一定要好好逛逛那些地方,尝尝那些海鲜。”
    宋弦月枕着下巴,安静地听他讲述。
    少年一提起这些事,厚厚的镜片下那双眼睛里就泛起憧憬和兴奋的光芒。
    她见了感到有点迷茫。
    “z市确实不错啊…可惜我的成绩,考上z大的几率太低了。”
    “z大去不成,还有z语言大的,是一所211,虽然没z大好,但是都是在z市。”
    宋弦月这么一听,就真的往心里面去了。
    不仅是程嘉树,白扬也经常满心羡慕地和她说——
    你成绩不错,将来一定有机会离开这村子,去到一个美丽的大城市,遇见更广阔的天地。
    到那时候,她现在这些烦恼是不是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到那时候,周渡这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是下了决心的。
    高叁晚自习会有一些宣传招生广告,她要了几张z语言大学的,回家后贴在卧室墙上。
    小小书桌上也贴了好多张便利贴,上面写着:
    fighting!
    到了晚上,她将手机关机,坐在书桌前,不再去想别的,专心学习。
    只要一专注起来,时间就过得飞快,一转眼到了秋天,金秋国庆假期。
    母女俩到周家吃饭,周妈说,这小子在那边很忙,今年国庆不回来了。
    宋弦月埋头剥螃蟹,淡淡地“嗯”了一声。
    “听说弦月这次期中考得很好呢!多少名?”
    “年级十五。”
    “哎呀!进步这么多,这孩子真是懂事…”
    班主任也夸奖了她——
    照这个样子保持下去,高考一定能上个211。
    去年他们村里有个男生考上了一所双非二本,全村的人都来喝酒庆祝,当时她也去蹭了顿饭。
    白扬半开玩笑的说,她是她们全村的希望。
    国庆的最后一天,宋弦月蹲在院子里剥豆角,太阳很毒辣,光洁饱满的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打湿了鬓角的头发。
    她很麻利的处理着这些豆角,心里出神儿地想着别的事情。
    她今早开机,没有短信,没有未接来电。
    也就是说——他们有将近一个月都没联系了。
    吃完饭,宋弦月穿好衣服,带上一些钱,到村口等最早一班的公交车。
    心里有个声音说,别去,别去找他了。
    可还有另一个声音恳求说——
    就最后一次。
    好不好。
    她换乘了好几辆公交,最后打车从西郊到平安路。
    她站在路口那傻等了一会儿,最后拨通了表哥的号码——这号码还是之前周妈给她的。
    说明了来意后,约么过了十分钟,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从宿舍楼里出来,邀请她上楼坐坐。
    一楼的保卫大爷把她拦住了,还是表哥费了半天口舌,才通融他们。
    “周渡等一会就回来。”
    “好。”
    宋弦月坐在沙发上,显得很局促。
    表哥转头在冰箱里找了半天,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尴尬的挠了挠头,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我们这儿就两个大男人住,平时也没准备什么饮料招待客人,不好意思啊。”
    “没事的。”
    她接过水,喝了大半杯。
    过了会儿,宿舍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宋弦月和表哥都看向他。
    周渡看到宋弦月,脸上的笑意转换为尴尬,很快又恢复平静,看起来很正常。
    她却被他脸上那短暂的笑容刺伤了——好像被什么话逗乐了,带点孩子气的羞涩的笑容,她头一次见到。
    她站起身刚想说话,后面一个女孩闯进来,笑盈盈的,手上提着一个满满的塑料袋,像是刚去超市购物完。
    隔了很多年没见,宋弦月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
    “渡哥,你不是说最爱吃炒肥肠的吗,中午就吃这个怎么样?或者糖醋鲤鱼呢?我可不敢收拾鲤鱼啊,你帮我…”
    女孩话音一顿,看了看屋子里的人。
    “哎——你是,宋弦月?”
    她目光在自己脸上停留了片刻,飞快地上下打量一眼,目光里流转着显而易见的轻蔑。
    宋弦月对她礼貌一笑。
    潘丽丽过来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轻描淡写的絮叨着:
    “你这一路挺远的吧,从农村过来城里,身上灰大,这床单是我昨天才换的呢。”
    “…对不起。”
    “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来?刚刚渡哥带我去看电影了,如果你早点来就好了,那个电影特别好看,讲的是…”
    “哦,看电影啊,我一直都想去呢。”
    表哥看到气氛有点尴尬,忙接过那些菜,赶着她,说道:“潘丽丽,帮我去把厨房收拾一下吧,昨天这小子下厨弄得鸡飞狗跳的。”
    眼见着两人进了厨房。
    宋弦月对他笑了笑,周渡看她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心里疼了一下。
    她坐在那,异常的话多,掩饰内心慌张。
    说起家里的事,村里的八卦,细细碎碎,一时间好像被白扬附体了。
    “你都听烦了吧。”
    周渡摇了摇头,点了一根烟。
    “今天你能来我很开心。”
    “是吗…”
    她走上前去,把他手里的烟夺了,扔进垃圾桶。
    “别抽了。”淡淡的说。
    她把口袋里的东西放在桌面,“你妈叫我给你送的药,说你有咽炎,叫你少抽点烟。”
    “…”
    “你这屋子环境不错,院子里还有绿化,那圆圆的是什么,灯吗?”她指着窗外。
    “…是喷泉。我带你去看。”
    “哦…我都不知道呢,从来没见过这种稀罕玩意儿。”她笑得很灿烂。
    “毕竟在村里待久了,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土。”
    “…”
    “渡哥——这个鱼怎么还活着呀!乱蹦乱跳的,帮个忙呀,啊啊——”
    厨房传来叫声,周渡匆匆走过去,宋弦月脸上的笑容在他离开的瞬间僵住了。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关门的声音很轻很轻,被炒菜声掩盖住。
    宋弦月跑得很快,出了小区就拦了辆车。
    “去哪儿,小姐。”
    “…”
    “去哪里?”
    司机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
    宋弦月望着窗外,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这会儿已经乌云密布。
    “去车站。”
    她轻声说。
    叁年来,她是眼睛瞎了,才会爱上那么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