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等到失去才悔过(周渡视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十九年前,周家唯一的儿子出生了。
    周爸来回踱步,一抬头,看到墙上一句话——
    佛不渡人,人人自渡。
    于是就这么草率的敲定了儿子的名字——周渡。
    周渡是周家的独子,全家人都宠着他。
    再加上,他相貌好看,四五岁的时候就常听到村里大姨大姑夸赞:
    “这谁家的小姑娘呢,长得这么俊。”
    “我是男孩子!”
    他嘴一撇,委屈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长大一些,有人再敢当着他的面说这话,他就挥拳给人一电炮。
    小周渡和村里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孩子混在一起,啥啥惹人嫌的事情都干,没两年就成了村里人人讨厌的小霸王。
    第一次遇见宋弦月那一年,他十六岁。
    周渡发育得快,比她高出一个头还多。
    隔着铁门,他看着那张怯生生的小脸,想到老妈说要把这妞嫁给他当老婆,突然觉得很好笑。
    这就好比,带来一只小奶猫,给家里那只大黄公猫配种,她一见了他就吓得炸毛,哪里还能给他生娃娃。
    一样的道理嘛。
    但他也没临阵脱逃,大摇大摆进了她的屋子,故意说那些话逗她玩。
    看到小猫咪被他气得脸红的模样,他很惬意。
    有次在河边摸鱼,他的死党王楠问:“你真的要和那妞儿定亲?”
    “这事儿,也不是我说了算呢。”
    他漫不经心的,弯腰将手探进透明的清澈河流中。
    黑色小鱼儿迅速扭动身子,逃到一块大石头缝底下。
    “她长得什么样?”
    周渡认真的想了想。“看起来,挺乖的。”
    他对自己的婚姻从来没有过打算,只要她不影响自己在外头玩,那怎么都好说。
    周妈对这件事比她儿子还上心,赶着宋弦月和周渡一起出门,每天每天,他到哪儿去身后都得带着这么一个小尾巴。
    有时候,这家伙跟在身后,他行动也不方便。
    周妈很狡猾,回来后问宋弦月:“哥哥今天都去哪了?有没有做坏事呀?”
    他在一旁闲闲的笑着,眼里闪烁着威慑之意。
    她见了,吓得只好说:“去,去了赵大娘家逗猫。”
    “还去哪了?”
    “去赌…读书了。”
    “哦。”
    周妈对自己安插在儿子身边的眼睛很是很满意,塞给她一些零花钱。
    “以后帮我监督周渡,他要是敢去赌社,或者奇奇怪怪的地方,你就告诉我。”
    “好。”
    他很是无奈。
    整天和那群朋友混在一块,除了打牌,就是网吧,现在都被他妈限制了。
    他看了眼身后的小尾巴,突然就起了坏心思,故意指使她去买这买那,有时她跑到烟店买完烟刚回来,他就立刻让她去买面皮。
    总之,她莫名其妙成了他身边一个跑腿的小妹。
    时间久了,他身边那些朋友也都使唤她做这做那。
    有一回宋弦月跟着他们在网吧里,有个男生叫她过去点烟,她按了半天都不起火,很是懊恼。
    周围的人都嘲笑她。
    周渡脸上表情不是很好,夺去了她手里的火机,扔给他哥们儿:“别欺负人噢,好歹她也是我媳妇。”
    大家噤了声。这是第一次听到他亲口承认这件事。
    不然他们还以为,周渡根本没把她这么个人放在心上。
    周渡拽她的衣领,把人拉近自己,将自己的火机递给她,叼着烟说:“宋弦月,帮个忙。”
    宋弦月楞楞的把火举到他跟前。
    他很满意,对她笑了。
    那笑容勾心摄魄,美艳绝伦。
    周渡还挺喜欢这个小东西的,最顺心的一点是——她可以帮他跟他妈打太极。
    他的态度起了变化,是在高二下。
    那会儿六班有个女生对他很殷勤,每天放学都在那儿等着,起初他实在不爱搭理,时间久了,也耐不住她的厚脸皮,就把联系方式给她。
    从王楠口中,他得知她名字叫潘丽丽,是六班班花。
    “那妞儿漂亮吧?”
    他点点头,并不否认。
    ——就是太瘦了点。
    周渡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潘丽丽。
    两人一起上下学,她是个很前卫的女孩,经常在校服上涂涂画画,裤脚挽起来,梳双马尾,用好多个五颜六色的发夹。
    跟潘丽丽在一起的时候,周渡经常被她的奇思妙想逗乐。
    他自认是个乡野粗人,长这么大没和女人走得近过。
    潘丽丽给他带来很多新鲜,很多快乐。
    于是他认定,今后他会娶她。
    而不是宋弦月。
    他和妈妈试探性地提起过,要是有天他处对象了,宋弦月怎么办?
    周妈轻描淡写地看他一眼,说:“弦月是个好孩子,你最好对她负责一辈子。”
    周渡很懊恼。
    他又没跟她做过什么,这责任是打哪儿来的。
    后来,他在母亲干涉下还是和潘丽丽分了手。
    他听说母亲找上了他们家,义正言辞地说,周渡已经有了婚配,叫她以后不要再纠缠下去。
    潘丽丽自然是又哭又闹,但是潘家也很恼火,还因为这事搬了家,再也不让女儿和周家来往。
    周渡不死心,去找过她几次,潘丽丽看起来面容憔悴,对他骂了好些难听的话,他都受着了,最后她哭喊着说:“你为什么骗我感情!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门关上,后来他没再见到她。
    那阵子他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每天他都窝在房间里,抽烟喝酒,有时候看到宋弦月,鬼鬼祟祟地跑来他家,周渡就出言讽刺她几句。
    看到她脸上受伤的表情,他心里却没有丝毫好过,反而更难受了。
    “你别抽了。”
    她总是用那种既心疼又无奈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走近了把他嘴里的烟抢走。
    “对身体不好。”
    “我们还没过门呢,你就当起我媳妇来了?”
    他似笑非笑地说。
    他在村里遇到宋弦月,准会缠磨她,惹她不高兴,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周渡就笑,笑得很是张扬。
    和潘丽丽在一起的时候,通常都是他听着她滔滔不绝,在宋弦月这里,就是完全相反。
    周渡本想着趁她愧疚这个机会,欺负欺负她。
    谁料,他每次说,叫她做这做那,她准不会反抗。
    他和那群狐朋狗友聚会,扯着她掺和进去,宋弦月就在一边给他们刷刷酱料,倒啤酒,看着他和村里那些姑娘说说笑笑。
    有时候,他看向她,她就故意扭开脸,不让他看见自己眼中的失落,然后整理好表情,再抬起头来时已是笑容可掬。
    周渡灌了一口酒,心里很不舒服。
    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每次,他欺负她,比欺负任何人都凶,他见她眼泪巴巴的模样,以为自己会得到一些快意——
    他尝试多次,但是并没有。
    渐渐的,他也越来越放肆。
    那天,宋弦月忸忸怩怩地跟他说,要他去她家玉米地里帮个忙。
    最近暴雨天气多,很多玉米都翻倒了,栽进泥巴,需要处理。
    周渡很爽快的答应了。
    他跟着她后面穿梭在冲天高的绿色庄稼里,不动声色地望着几步远的那窈窕的背影。
    这几年,宋弦月出落得越发标致了。
    他不喜欢瘦骨嶙峋的女孩,偏偏她就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另类,她胸脯鼓鼓的,腰肢纤细,圆臀饱满,一双长腿细白,近看又带着些肉感,有着城里人的丰腴。
    一切都刚好踩在他钟意的点上。
    平常,他也会对她耍耍流氓,可是没有像今天这么过分。
    周渡按着她的后脑勺,细细亲吻着那两片柔软的唇。
    睁着眼睛,看到她睫毛朔朔颤抖,痛苦又惊惧的模样。
    乖乖巧巧的,像极了小猫咪。
    于是他化身大灰狼,将她扑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周渡抱着她,在那温柔的娇躯上啃咬,留下他的印记。
    他粗喘着说,“别怕,不疼的。”
    可是插进去的时候,她还是疼得直哭。
    “周渡,你骗人…”
    他揉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轻柔地顶撞花心。
    太紧了。
    少年凭借着原始的本能,占据了这具他心心念念的身子,最终将欲望宣泄进女孩体内。
    浑浊的液体,弄脏了她的白裙子。
    她一直嘤嘤的哭。
    “周渡,我要告你强奸。”
    他勾起嘴角:“你去啊,天皇老子来了也管不着我草我自己媳妇。”
    发生了这档子事,周渡心里嘀咕着,他妈总在耳边念叨的责任责任,这下成了真的了。
    他倒是,无所谓的。
    自从潘丽丽那事之后,他不愿再费心去想那些情情爱爱的了。
    直到那天夜里,宋弦月喝了些酒,脸蛋红彤彤的,很可爱。
    她哭着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敲在他心上。
    回来躺在床上,半梦半醒时分,过去这些年和宋弦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如走马灯似的在眼前回放。
    人心也是肉做的,不会一直无动于衷。
    有这么个女人在身边,他说什么是什么,无怨无悔,伺候得他舒舒服服,谁会不愿意呢?
    如果做老婆的话,她是最佳人选。
    于是,周渡决定以后和她好好的过。
    自己这副德行,先得找份体面工作,总不能一直当家里的寄生虫。
    第二天,他和妈妈提起的时候,她又惊又喜地看着儿子:
    “这是转性了?”
    她一心当做是年前供菩萨起了作用。
    和宋弦月别离,没想到还挺难的。
    不能时刻欺负她,周渡觉得生活突然间少了很多乐趣。
    工厂的工作枯燥乏味。
    周末去学车时,他偶然遇到了潘丽丽。
    两人再见面,彼此都很惊讶。
    她依然穿着时尚艳丽,在人群中是最扎眼的那么一个存在。
    “之前的事,都当过去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渡哥,你不会还记恨我吧?”
    他笑了笑。
    “哪儿能呢,说起来,是我负了你。”
    她眨了眨眼,神色很是狡黠。
    “那…你现在还在意我吗?”
    “扯那些,都没用了。”他不以为意,指着前面的屋子说,“我回去了,还有事呢。”
    学车的时候,潘丽丽经常过来跟他搭讪,有事没事拉他去城里的餐馆吃饭叙旧。
    说来说去都是从前学校里那点事,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可回忆的。
    周渡念着好歹当初也是谈过一阵子的,不会刻意避着她。
    最近厂里事情多,他忙着没空骚扰宋弦月,心里一直惋惜,好不容易等到闲下来了,他躲开人群给她打电话。
    关机。
    他心里算了一下,他和她有二十来天没联络了。
    最近他实在忙不开身。
    有天周末,他在厂里加班,回来的时候,看到潘丽丽进了他的宿舍。
    表哥在门口抽烟。
    她一边换新床单一边笑着说:“我看你屋子有点乱,帮你收拾了一下,你不会生气吧。”
    “…”周渡皱了下眉,看了眼表哥,后者一脸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我也拦不住啊。
    “你出去。”
    他还是说。
    潘丽丽动作一滞,然后站直了面对他:“渡哥,你一定要和我划分的这么明确么。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么。”
    周渡不理,径自把人拽出了房间。
    谁料到,第二天,她又来了。
    “今天是我过生日,渡哥,你陪我去看电影吧,顺便买点菜回来我们庆祝一下。”
    周渡眼珠子转了一下,讥讽道:“净他妈扯淡,你生日什么时候变成十月了?”
    “阴历,阴历。”
    潘丽丽推着他出了门,一路上,她还是滔滔不绝,有意拣些好听的趣事讲给他。
    周渡笑起来的时候,她恍惚间觉得,两人好像又回到了之前。
    她在超市买了好些他爱吃的东西,提着回到宿舍,接着便撞见了宋弦月。
    她一直讨厌这么个人。
    要不是因为她,自己和渡哥当初也不至于闹到分手。
    而且,这两天虽然周渡对她冷淡,但潘丽丽心里是有自信的。
    单凭他一和她对视就不经意移开的眼神,以及笑起来时眼里的光芒,都暗示着什么,她从这之中抓住了一点希望。
    宋弦月的出现是个好机会,她就是要让他选择——过去还是现在。
    宋弦月笑着对他絮絮叨叨讲述村里的事时,他看到她眼里泛着水光,很淡很淡,差点以为是错觉,很快就被她拼命眨眼给抹去了。
    周渡透过浓浓烟雾看向她。
    心里烦乱得很。
    “你在这等着。”
    说完,他去厨房弄鱼,躲个清闲。
    可回来的时候,宋弦月已经走了。
    周渡不顾身后潘丽丽的叫声,推门追出去,天空突然一道闪电,紧接着是打雷,随时会下阵雨。
    他迷茫的四周看了看,不见人影。
    表哥也追了出来:“我看那丫头误会了,你要是真的非常在乎她,就去追吧,我这就回去把潘丽丽赶走。”
    周渡在表哥的注视下,舔了舔干干的唇。
    她一向嗜哭的,过后哄哄就好了,虽然会生气骂他,但总归会跟着他。
    但是今天她看他的目光,哀伤又带着一丝缥缈的期冀,当他起身去厨房的时候,她眼里的火光骤灭了。
    周渡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
    去附近所有的车站找了一圈,又给她打电话——没有人接听。
    他站在原地懊恼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脸上立刻凛然如冰。
    周渡咬了咬牙,抬头望着马路对面的绿化带,又低头看那几个字,仿佛突然间不认识字了一般。
    短信的内容是——
    “周渡,我们结束吧。”
    ——————————————————
    我也没想到把男主塑造得这么渣。。
    周渡他到现在一直以为自己仍然很留恋潘丽丽,而对弦月只是责任和依赖。
    失去之后才渐渐明白哪一个是他真正爱的人,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他对潘丽丽只是愧疚和怀旧的心情。。
    有时,某个人待在身边时不见得意识得到她有多重要,只有当离开的时候她的一切好才会突然浮现在眼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