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你是不是当了鸭(H)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弦月不急不缓擦干头发,一边吹一边立着手机看综艺节目。
    屏幕顶端跳出一个来自微信好友:小白羊的通话邀请——
    宋弦月关掉吹风机,按了接听,并开启扬声器。
    白扬:“宝宝!在干嘛?”
    “准备睡了。”
    那边语速加快,白扬滔滔不绝跟她分享最近自己在夜店的艳遇。
    有那么一个18岁小帅哥,据她说身强力壮活好又帅。
    白扬和他发生一夜情之后,互留了联系方式,过了一周,那男孩又联系她,约她吃晚饭。
    “很高档的一家餐厅,你知道吗,和床上不一样,他超级有礼貌,超级温柔!”
    宋弦月摆弄着睡衣一角,听着手机里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知不觉分神了。
    “喂!你在听吗?”
    “啊…嗯。”
    “你最近都忙啥呢!有啥桃花没?我光顾着跟你唠那么多我的事,你也跟我分享分享啊。”
    宋弦月想着该怎么开口跟她说自己重遇周渡这事儿。
    他俩当年的事白扬一五一十都知道,她一直都是站在自己这边儿的。
    宋弦月抿了抿嘴,下定决心,把最近的事细细讲给白扬听。
    对面偶尔“嗯,嗯”应和两句,只有在听到周渡很有可能冒充阿华加她微信时,白扬惊愕住了。
    “人干事?”
    宋弦月很无奈:“他给我发了房间号,如果我真去了,就能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去啊!”
    白扬如此果断,令她有点讶异,她本以为她听到一定会阻止她的。
    不过,有件事白扬也很想再次确认一下:
    “你现在,已经对他没感觉了,对不对?”
    那边默了两秒,随即很坚定的语气:“嗯。”
    “那就好啊,就凭这一点,你完全可以玩死他,他当年把你伤得多狠,你就加倍还给他。”
    宋弦月明白她的意思:“可是…”
    白扬打断她,颇有些背后操盘手的架势,帮她分析着:“你现在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你这么优秀,将来身边不缺优质男,有钱的年轻的…有的是选择余地,就算他跪下来求你,你也绝不回心转意,到时候就让他尝尝被渣被甩的滋味!”
    “电视剧里的女的不都是这么报复负心汉的么。”
    听到那边传来轻轻的笑声,白扬细长的眉毛龙飞凤舞,提高了一个音量:“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啊。”
    “对对对。”
    白扬躺在床上,往脚趾盖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悠闲的说:“炮友嘛,就是选年轻帅气器大活好的,最好就是打死你也不会爱上的那一个。”
    听着她经典渣女发言,宋弦月觉着很是荒唐,在对面逐渐发散得离谱的思绪中,却又似为她献上了一丝可能。
    “我睡了,改天请你吃火锅。”
    两人又闲扯了几句有的没的,宋弦月跳下床。
    “晚安,宝宝。”
    挂了电话,她从化妆柜里拿出一只口红。
    翻到底面,上面桃色字体艳丽诱人——
    面具舞会。
    现在的制造商真会起名字。
    站在镜子前,鲜艳欲滴的红唇微启,像是熟透的草莓,诱人采摘。
    宋弦月楞楞的看了一会儿,换上衣服,拿起包包出门。
    周渡每隔五分钟就查看一次手机,生怕错过了她的任何消息。
    坐在宽敞明丽的酒店房间,电视里放映着一部爱情电影,他听着声音,觉着心烦意乱,好几次想抽烟,摸摸裤兜才想起来没带,于是心里的烦闷更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瞅着已经1点钟了。
    周渡掀开窗帘,力大了些,窗帘褪到了一半,露出半个落地窗。
    望着城市繁华夜色,无数灯点像是金色熔岩,在幽深的轨道缓慢更迭,灼烧着他的心。
    等了又一个小时,他眼里的光渐渐灭了,灰暗眼眸眺望着对面高耸的大厦,薄唇紧抿,俊脸的肌肉轻轻颤动两下,旋即恢复正常。
    周渡看了眼手机,随手扔在床边,不小心滑落,摔在地,他也无心去拾。
    走到门口,刚一开门——
    面前竟然站着他心心念念盼着的人儿,他错愕了一秒。
    红唇在明暗交织处,清冷神秘。
    黑眸瞥了他一眼,淡淡移开,她将包随手扔在床上,无视身后人见到她出现后脸上的表情变化——一秒升起火光,又瞬间黯然,由晴转阴,再到晴转多云,煞是精彩。
    “你这样骗我,有意思吗,周渡?”
    “你和那个阿华什么关系,他是你买的线人?”
    她坐在床上,微卷的长发挡住一半额头,光洁饱满。
    周渡关上门,每个脚步都仿佛有千斤重,眼眸晦暗不明。
    “你真的来了。”
    宋弦月不理会他,踢掉鞋子,站起来,走过去扯了扯他的衣服。
    他靠近了些,挡住光,黑沉沉的眸,睨着她,宋弦月闻到淡淡的木质香,混合着烟草,和四年前的味道不一样了。
    看着她那波澜不惊的样子,他扯了扯嘴角:“什么时候知道的?”
    她把手机随手一扔:“刚刚。”
    周渡注视着她的眼,明知她在扯谎,可一时半会又找不到证据。
    “那你不走?”
    红唇微启,一字一顿:“春宵苦短。”
    及时行乐。
    轻蔑目光,滑过他的眼,周渡回忆着过去她每次和自己在一块时眼里怯怯的情意,那无不表明——她在卑微的爱着他。可现在他从她眼神里再也寻不见那种东西了。
    “我渴了,有水没?”
    她向后一仰,靠在床头。
    周渡看她一眼,转身去拿起热水壶,空空的,于是他走到水池,接了一半水,开始烧。
    噗噜噗噜的声音。
    他立在那儿,莫名其妙的紧张和疑虑,心里暗骂了自己无数遍,一转头——看到她正坐在那儿悠哉悠哉的玩手机。
    周渡缓缓地眨了下眼,转回头来的时候只剩恼意,嘴角耷拉,盯着那热水壶,半晌,低低的问:
    “你看上阿华那小子了?”
    烧水声有些嘈,宋弦月勉强听见他说了句啥,晃了晃脚尖,幽幽道:“问这干嘛。”
    “不是看上他了,今晚为什么会来?”
    宋弦月扯了扯嘴角,不做表示。
    周渡忍了一肚子气,今晚等她那么久,以为她不会来了,好不容易等到她——画着精致妆容穿着漂亮小裙子——他见了又憋屈得直胃疼。
    这是什么?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想起什么,冷笑一声,语气更沉凉:
    “白天开车带你去商场那男的又是谁?也是勾到手的吗!”
    转而,又是讥讽神色:“真没想到,你现在这么饥渴难耐。”
    宋弦月暗骂这人居然还搞跟踪那一套,真真是疯癫了。
    望着他充满妒意和愤怒到极致的眼,她轻描淡写、一字一顿的说:
    “周渡,你管得着么。”
    宋弦月握紧拳,站起来到他面前,望着这张曾让她痴迷不悟的脸,逐渐贴近那张象征薄情冷面的樱色薄唇。
    周渡浓眉蹙起,盯着她那红唇,看到它一开一合:
    “你知道,男人不听话,应该怎么做?”
    “…”
    耳边细语,如风拂过:
    “上一次就好了。”
    你的理论,原封不动还给你!
    下一秒,两人已吻到一起,他的唇柔软灵活,舌尖纠缠着她的,小心吮吸、舔舐着。
    上次是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亲吻,而这一次两人都很清醒。
    宋弦月竭力控制自己的内心,让这个吻进行起来镇静、自如,游刃有余。
    压抑久久的情欲使他昏头,被她唯一的一次主动迷丢了魂儿,方才不理智的情绪全都吹散,他抚摸这具娇躯的脊背,细腰,呼吸着他无数次想念得快要疯掉的她的味道。
    原来男人也是一样的,堵住他无理取闹的方法之一就是性。
    随着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周渡大手也钻进她的上衣,刚捏了一下丰满的乳,忽地一声——水开了。
    宋弦月一把推开他,擦了擦嘴上乱糟糟的口红,走到床上躺着,无视他郁闷神色:“我渴了。”
    周渡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仍然意犹未尽的模样,看了眼宋弦月,腹诽这恶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他将酒店杯子仔细烫好,给她盛满水,放凉。
    宋弦月接过,刚抿了一小口,就皱起眉:“烫。”
    他拿过来水杯吹了又吹。
    她满意了,咕嘟咕嘟喝了大半杯。
    周渡抿了抿干涩的唇,目光在她细白如玉的脚踝上流连。片刻,哑声说:
    “刚才的…要继续么。”
    现在他不敢乱来,怕她丢下他直接走人,可一想到她说自己“不怎么样”,他就急着想向她证明。
    宋弦月懒懒地扔下手机到一边,“周渡,我本来打算和你做陌生人不再见面了,可没想到你冒充阿华跟我约炮,那我就顺水推舟…不过,得看你今天伺候得好不好,不然我就还维持之前的决定。”
    他看了她半天,咬着牙,最终屈服:“…好。”
    周渡单膝压在床上,小心翼翼解开她的裤子,脱到一边,宋弦月闭上眼,尽力不去回想过去每一次他强行闯入有多痛,试图让自己享受此刻性的快感。
    她有这个权利。
    周渡用手指戳了戳那条白色的小内裤,喉结滚动,俯下身,拨到一边,露出那块蚌肉,晶莹柔软,仿佛入口即化。
    他闻了闻,用嘴含住。
    “嗯…”
    舌尖抵在穴口,缓缓推入,湿热滚烫的唇舌亲吻着她最私密的地方,深入细窄的甬道内上下探索,时而打着圈儿,时而舔舐着湿滑的内壁。
    待她湿润,他用拇指粗糙的指腹揉着充血的小豆豆,同时舌尖拨弄,双唇紧贴嫩穴,吮吸着那块蚌肉,带给她新鲜刺激的双重快感。
    宋弦月不知不觉分开了双腿,雪白大腿夹着他的头,又羞耻又舒适,畅快的体验让她无法自拔,连连呻吟。
    周渡使尽解数,没一会就让她泄了出来,宋弦月腰腹抽动,蹙眉感受着下体猛烈收缩的奇妙快感。
    屁股底下的床单被打湿了一小块,他欣喜地伸手摸了摸那块深色的印记,又细细舔干她小穴里外的水,留在嘴里回味了一会儿,抬眼望着她情欲朦胧的样子,低哑道:“你喷好多水,甜甜的。”
    宋弦月微喘,缓缓适应高潮后的余韵,这会儿又被他弄得痒痒的,小腹又觉颤抖,涌出一股淫水。
    周渡已经走过来,见他俯身要亲,宋弦月皱着眉推开他的脸:“不要,脏。”
    他神色黯淡了一瞬,便褪下裤链,那坚挺的欲望早就呼之欲出,弹跳出来。
    周渡过来剥了她的上衣和bra,放在床头桌上,揉揉她的胸,用手心的茧磨蹭着光滑的嫩乳,顶端的小葡萄粒很快就站起来向他招手,他单膝跪在床上,俯身嘬着香甜软肉,一边用舌尖画着圈儿,一边吸吸啃啃。
    他专注着办事儿,却没注意到她的目光,始终投在他漆黑的头顶漩涡。
    “周渡,”伴着呻吟,她淡淡唤了声。
    “嗯?”
    她轻声细语,却如利剑般伤人:
    “你是不是做鸭的?和那个阿华一样。”
    他瞬间停下动作,身形僵住,缓缓抬头看向她,目光狠冽威慑,睫毛簌地颤抖时,似乎透露出主人眼中藏不住的失落。
    “你什么意思?”
    她笑了:
    “我的意思是,你技术很专业,做这行很称职。”
    ————————————
    第一次写这题材  前期把男主写的太渣
    对女主感情也不够到位
    只能后期尽量弥补
    吸取教训了
    以后会更慢一些
    我好好想想能怎么虐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