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与蛇的故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翌日清晨,天还没亮,周景和于曼青便悄悄从小破院子里出来,借着夜色在巷子里快步走着。
    她们要坐第一班船,先到广州,在辗转去上海。
    “于小姐,你的身体能撑住吗?”两个人都是一天没有进食,周景因为体质特殊勉强能撑住,于曼青可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还挨了顿打,现在没有倒下已经是难得了。
    “我没事,就算是死,我也要离开香港,我再也不要回到那种地方。”她倔强地咬着下唇,目光无比坚毅。
    “好,那我们继续赶路。”
    好在一路上有惊无险,她们刻意避开了人群,以及那些印度裔的巡警,最终在天刚亮时赶到了码头上,于曼青买了两张船票。
    两人刚刚上船,码头上便出现了一伙人似乎在找人,周景认出其中就有她揍趴下的一个流氓,她俩对视一眼,眼中都是后怕,要是晚一步,她们都要被抓回去,等待她们的肯定是生不如死的地狱。
    船开了,于曼青忍不住喜极而泣:“终于逃出来了。”
    “别哭,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周景拍拍她的肩膀,没想到于曼青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更加伤心地大哭起来。
    自认不会安慰人的周景,只能任由她抱着发泄情绪。
    下等仓里气味不好,过了一会儿进来一对母子,两人只能分开,于曼青拉着她到餐厅去买了点吃的。
    周景早就饿得不行,顾不上矜持,抓起黑面包就往嘴里塞。
    于曼青捂嘴笑着打趣道:“你这吃相就跟街上的苦力一般,真不知道你在国外过的是什么日子,可是看你这细皮嫩肉也不像穷人家的孩子呀。”
    “我们家不讲究什么餐桌礼仪的。”周景拍拍胸脯,好不容易才把面包咽下去,这话她可没骗人,在她的时代,有钱人也不会再用以前的餐桌礼仪,什么刀叉怎么用之类,真要攀比,就是比谁吃的是天然食材了。
    “是么,你不是上过大学吗,学校里也不要求的?”于曼青目光闪了闪。
    “哪有学校会管这些。”周景压根没注意她的表情,大大咧咧地说:“每天读书、写报告,参观考察就够忙的了。”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上过大学?”周景忽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跟于曼青提起这些。
    于曼青笑着说:“你不是说在渔村教那些小孩子洋文嘛,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看你的年纪二十来岁,正是上大学的时候,总不会是中学生吧。”
    “哦,曼青你可真聪明。”周景没有多想,夸奖起小伙伴的推理能力,现在她俩也混熟了,便不再称呼什么“小姐”,而是直接叫名字,这样更亲切。
    轮船航行到海上,她们便彻底放松下来,可是这个年代的邮轮可不像后世那么舒服,一遇上风浪便颠簸得很,周景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整个人迷迷糊糊。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那次星际航行,原本是去火星旅游,谁知道忽然遭遇宇宙射线干扰,飞船偏离航向,飞行员试图用空间跳跃回到近地轨道,可还没等跳跃结束,周景他们便在剧烈的颠簸中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看到的就是破烂的茅草房。
    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后,周景悠悠转醒,眼前映入的是于曼青担忧的脸,这让她松了口气,万一又回到了小渔村,她真的要哭出来,时间循环什么的可一点都不好玩。
    “好点了吗?”
    “还行,死不了。”周景咧着嘴,给了她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
    谁能想到上了船,两个人就调转了位置,周景成了虚弱的那个,只能躺在床上熬着,于曼青全程无微不至照顾着她。
    “还有五个小时就到吴淞港了,你再坚持一下。”于曼青俯下身给她喂了口水。
    周景刚想继续闭眼休息,可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之前舱房里似乎还有一对母子,这会儿怎么都不见了。
    她低声对于曼青说:“我记得这里还有两个人的,好久没看见他们,有点奇怪哦。”
    “谁知道呢,别管人家的事,还有几个小时船就靠岸了,你再睡会儿吧。”于曼青这话明显是敷衍,可是周景对她还是信任占了大半,所以便不再多想,打了个哈欠继续睡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景被摇醒,于曼青说船靠岸了,让她赶紧起来。
    周景高兴极了,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她注意到于曼青似乎换了身衣服,原来那件有点破旧的灰旗袍换成了深蓝的,领口点缀着几朵粉嫩的小花,裙摆开叉到大腿位置,周景低头对着她那双白皙的大长腿愣神,忽然后脑一阵剧痛,霎时间天旋地转。
    在意识陷入黑暗之前,她听到于曼青似笑非笑的话。
    “你呀,总是那么喜欢发呆。”
    过了不知多久,周景被凉水泼醒,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把椅子上,鼻腔里满是血腥味,周围还摆放着皮鞭、火钳之类的刑具,她心惊不已,自己这是被绑架了,对方要对她上刑,周景穿越前看过不少民国题材谍战剧,这里的场景实在熟悉的很。
    她试着挣扎了几下,但是绳子捆得太紧,根本动不了,这时一道光照过来,晃得她睁不开眼睛,等她适应了光线,仔细一看,前方正坐着她的好伙伴——于曼青。
    “是你?”周景愤怒地瞪着她,就算反应再迟钝,这会儿她也猜到绑架自己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周小姐,不得不说,你的警惕性实在太差了一些,这让我对你的评价降低了不少呢,不过也好,这样才能让我神不知鬼不觉把你从香港带出来。”于曼青慢悠悠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周景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忘了民国是个什么时代了?那是吃人的地方。
    现在看来,于曼青从一开始就没对她说过一句实话,什么家道中落被卖到夜总会,好不容易逃出来又被打手追杀,都是她编出来骗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呢?她有什么特别吗,于曼青总不可能知道自己是穿越来的,她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
    “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得先由周小姐你来说说,你是谁?”于曼青走到她跟前,从旁边的刑具架上抽出一根皮鞭,把皮鞭挽在手里,用它抬起周景的下巴。
    “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周景虽然害怕,依旧鼓起勇气瞪着她,“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诡计多端。”
    “嘴硬是不是。”于曼青嘴上笑着,可是手里的鞭子却毫不留情地抽在了周景的肩上,“你说你是从海外回来,遇上了海难,可是近半年里,香港、广州、乃至菲律宾、越南一带,都没有沉船事故报告。”
    “老实交代,你从哪里来,要去什么地方?”于曼青似乎很喜欢听周景的惨叫声,她再度扬起了鞭子威胁,“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不管你信不信,我家是很早之前迁徙到澳洲的,这一次我们坐的船是从澳洲出发的货轮,你要是不信可以拍电报去澳洲查证,皮埃尔公司一个多月前是否有货轮到香港。”周景强忍着疼痛,编织了一条谎言。
    幸亏她是学历史的,平时涉猎广泛,曾经看过一个打捞沉船的纪录片,里面讲过在1933年5月澳洲皮埃尔公司的货轮,在前往香港的途中遇到突发事故沉入海底,她记得当时打捞货轮的位置就在香港和越南之间的某处海域。
    “好,这一点我会去查,那么你们的目的地是香港?”于曼青继续问。
    周景摇头:“香港只是中转站,我父亲是想去江浙沪一带考察,寻找商机,可惜再也没机会了。”这一鞭子似乎把周景的智商给打回来了,她故意把话说的模棱两可,谎言要是变得太精准反而会引起怀疑。
    于曼青对她的话不置可否,来来回回踱着步子,忽然笑了起来:“你这套说辞还不赖,都是些无法查证的话,好了,关于你的来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她的鞭子从周景的头上一点点滑落,到下巴,到胸口,到腹部,再到下身……
    于曼青另一只手捏着周景的下巴与她对视,那双眼睛像是无间深渊,能将人吞噬下去,周景仿佛听到了魔鬼的呢喃。
    “在你昏睡的时候,我检查过你的身体,身材匀称,胸部小巧玲珑挺可爱,皮肤光滑白皙,确实是没吃过苦头的富人家孩子,但是……你明明是个女人,为什么却长着男人的东西?”
    周景喉头鼓动,这确实是她最难解释的事情。
    “我说这是我们当地的风俗你信吗?”她畏惧地看着于曼青手里的鞭子。

章节目录